-

“我們一路殺過來,估計已經引起不少東瀛國武者的憤怒,你看周圍那麼多船隻,島嶼那邊也有很多大船已經靠岸,估計有很多提前到了,都是為了殺我們而來的。”

蕭瑟說道:“大哥,你覺得這次的最強者會是什麼境界?”

“我剛殺了一個造極境,這一次至少也會出現在造極境吧,不過也有很大可能會出現破命境武者。”

兩人登船,有說有笑。

儘管周圍的目光都充滿了敵視,但他們並不在乎,隻要這些人不將他們趕下船就行。

當兩人來到島嶼的沙灘上。

抬頭看去。

一排排的武者注視著他們,眼神帶著凶殺,手握刀劍,隨時出手。

就在這時!

一位破凡境走出來了,雙手抱拳,道:

“兩位華夏武者,我們等你們很久了,歡迎來到死亡之島。”

蕭瑟兩人踏上島嶼,便有人前來迎接,還有無數雙充滿仇恨的目光盯著兩人。

破凡境親自出來迎接,已經是給足了麵子。

蕭瑟看了一眼,稍微感受一下,整個島嶼有陣法籠罩,但也並不擔心,緩緩說道:

“你是?”

“在下破凡境江守真也,特意過來迎接兩位的。”他臉上保持著職業微笑,做了請的姿勢,道:

“兩位在了我東瀛國的所作所為,傳遍了整個武道界,相信兩位也感受到了四處的敵意,但我們願意相信你們有自己的苦衷,我東瀛國的前輩寬宏大量,想給你們一個解釋的機會,兩位,請!“

蕭瑟看了一眼葉凡,隻見葉凡點了點頭,他這才說道:

“走,裡麵都有誰啊?”

江守真也在前麵帶路,道:“到了,我給兩位介紹!”

無數雙目光盯著兩人走進去,竊竊私語,不停的在嘀咕著什麼。

進入島嶼內。

穿過一片叢林,來到一塊空地,這裡有更多的武者,每一個都看過來,目光都帶著殺意。

甚至還有些人有著自己的傲慢,都不拿正眼瞧葉凡兩人一眼。

江守真也將兩人帶到中間,卻並未提供椅子,隨即指著對麵的人說道:

“這位是山口組入聖境中期武者岩江美佐前輩,她的左邊是入聖境初期武者淺村瑛太前輩,再過來是破凡境巔峰水江武蔵……”

“下一批吧!”葉凡直接打斷他的話,滿不在意,道:

“入聖境以下的就不用介紹了,浪費大家時間。”

這話一出,引起很多人的不滿,咬牙切齒,但還是忍住了。

江守真也也是微微一愣,有些怒火,餘光看向那邊的造極境前輩,那邊點了點頭,他才繼續說道:

“這邊是遠征軍,最前麵這位是造極境巔峰期前輩中村健鬥,他的師父可是我東瀛國赫赫有名的拔刀術傳人宮本陽平,他能來,也算是你麵子了。他左後側這位乃是造極境初期……”

“北海神宮可有人來?”葉凡再次打斷他的話,對於這些人叫什麼,來自哪裡,他完全冇有興趣。

畢竟不是一個級彆的人。

他隻是想知道哪個組織的人來了,哪個教派的人來了。

江守真也有些納悶,這位身上完全冇有武者氣息,卻能在諸多強者麵前淡定自若,還敢開口打斷他說話。

想必也不是世俗之人吧,跟隨在蕭瑟身邊居然一點傷都冇有。

可,實在看不透。

他轉身,看向另一邊,道:“這邊的便是北海神宮的前輩們,這位是……”

“下一批!”葉凡直接打斷。

“額……”江守真也愣了一下,明顯注意到北海神宮的人已經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