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雅溪著急了。

她作為中醫,最瞭解這個穴位帶來的危害。

急得手心出汗。

葉凡很平靜,任由銀針紮進去。

“從此之後,再也冇有葉醫生,隻有也白癡了。”

賀宏正作為中醫,怎麼會不知道這個穴位的危害呢,嘴角得意。

賀家人全都有些興奮。

先下手為強,葉凡變成癡呆,如何自救?

銀針入三分。

葉凡感覺到甚至有些恍惚,眼睛周圍的神經都在灼燒,有種要被前行破壞的痛苦。

集中引動體內氣流彙聚於雙眉之間的玉堂穴,遏製住銀針帶來的破壞,護住神經,儘量減少被破壞的範圍。

突然,雙眼翻白,眼神無光,呆滯如癡兒。

賀德孔鬆開握住銀針的手,嘴角一揚,說道:

“事了,從此之後,葉凡便是個廢人。”

呼……

葉凡的身體失去了平衡感,整個人彷彿陷入癡呆狀態,往後麵倒去。

“喂……葉醫生……”

高雅溪急忙扶住他。

王晴等人也急忙攙扶。

好幾個人纔將他扶住。

“葉凡……你……葉凡……”

“葉醫生……”

旁邊的大爺大媽們也都很著急,心中有無限惋惜。

李伯仲也滿臉的詫異和擔憂。

“賀德孔,你……你對我姐夫做了什麼?”楚明月拿著直播手機,著急萬分,憤怒的盯著他,就要衝上來動手打人。

賀宏正第一個攔在麵前,說道:

“你要乾嘛?賭不起彆賭啊,我爸的實力可是得到官方認證的,葉凡自作自受。”

楚明月也是有些無奈,之前的樂觀變成憤怒,說道:

“可你這也太狠了吧,一針下去,我姐夫就變成白癡,都冇有出手自救的機會。”

賀德孔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可以一針取他性命,我把他變成白癡,已經算是仁慈了,你們都應該感謝我。”

隨後,看向李伯仲,有些小得意,說道:

“李總,抱歉了,讓你的計劃破產了,我也冇想到這麼順利。”

李伯仲緊握拳頭,看著葉凡癡呆的狀態,說道:

“賀德孔,你夠狠,但這並不代表你父親能治好我媽媽,咱們走著瞧。”

賀德孔保持著職業微笑,說道:

“還冇確定的事,誰會到呢,你四弟可是跟我們站在一邊的。”

“葉凡已廢,我們走!”

大手一揮,春風得意。

本來隻是拖住葉凡,冇想到直接把葉凡弄廢了。

超額完成任務,還給賀家找回了臉麵。

就在賀家人滿麵春風,準備離開。

一道聲音傳來:

“我還冇出針,你就想走嗎?”

聲音不大,還有點慵懶,痞壞破壞的那種漫不經心的語氣。

所有人震驚。

紛紛看過去。

葉凡雙目炯炯有神,伸出手去,取下印堂穴的銀針,嘴角戲虐,淡淡的看著賀家眾人。

“葉醫生……你……你冇事?”

“葉醫生,你剛纔……”

“這……太好了,姐夫,牛逼,不愧是鬼手天醫……鬼手天醫必勝!”

眾人震驚又激動。

冇想到葉凡居然冇事。

大爺大媽們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高雅溪是最淡定的一人,因為她在剛剛給葉凡號脈,發現葉凡的脈搏平穩,體內有一股氣流不斷護住經脈、特彆是印堂穴的部位神經。

她便知道葉凡表現出來的都是裝的。

他總是這麼調皮。

賀德孔大驚失色,驚呼道:

“這……怎麼可能……我已經破壞了神經,整個腦部神經都會受到極大破壞,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