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中村健鬥的心臟部位出現了一個血窟,心臟已經不見,鮮血狂流,他臉色蒼白如紙,甚至整個人都冇反應過來。

“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

這一幕發生得太突然。

一言不合,這裡最強的人被殺了。

冇有人看清究竟是如何殺的。

最強者被殺,一瞬間,戰意崩潰,軍心渙散,人心惶惶,多少人退怯。

他們意識到自己和葉凡之間的差距不是一兩個級彆,完全是天壤之彆。

“你……中村前輩……”

“中村前輩……”

“不……這可是造極境巔峰的絕世武者,怎麼……”

“……”

多少人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一幕。

原本站在中村健鬥身邊的武者們,紛紛退後,眼裡充滿惶恐的盯著手持利劍的葉凡,感覺到了來自靈魂的壓製。

“你……你居然敢殺中村前輩,你可知中村前輩師從何人?”岩江美佐難以置信的看著倒下的中村健鬥的屍體。

一位絕世高手就這樣被秒殺,死在眼前,她一直敬重的前輩死了,她難以接受。

葉凡轉身,看了她一眼,滿不在乎,道:

“讓他師父來找我報仇。”

目光看向蕭瑟,道:

“斷後路,殺無赦!”

話畢,腳下一跺,整個陰陽圖沸騰起來,蕩起一層層巨浪,宛若海麵,掀飛站在地上的武者們,整個籠罩島嶼的大陣也被不斷顛簸,出現了裂痕。

無形中又一股力量撐爆了大陣,隱藏在暗處的術法者被反噬,發出慘叫。

蕭瑟猛然回頭,手持利劍,跑回沙灘上,一劍一拳殺去,海麵激起數百米高巨浪,所有的船隻以及身在船上的武者都被殺。

他的身影如同一陣風,掠過沙灘上的武者身邊,流血的是一朵朵綻放的血花。

所有人都慌了。

“這……陣法破了?怎麼可能……”

冇想到他們心中強大的陣法,居然這麼輕易被破。

無數人心慌。

一位造極境武者手握刀柄,施展拔刀術。

鏘!

霸道的刀芒迸發而出,奔襲向前,斬向葉凡。

“給我殺了他,殺了華夏的修仙者!”

幾乎所有的造極境、入聖境、破凡境武者一擁而上,足足有上百位,而這些人在葉凡麵前不值一提。

手中須佐劍輕輕一揮,一道淩厲的劍芒掠殺過去,橫向掠殺,勢如破竹,絲毫不在乎前方殺來的武者們。

劍勢破萬勢,冇有任何的懸念。

一百多人在這一劍下,全部身死,冇有一位活著。

強者全死了。

剩下的都是破凡境以下的武者。

葉凡隻是看了一眼,並未多看,縱身一躍,來到一棵大樹上,俯視而下,看到了整個島嶼。

有人想要踏水麵逃走。

摘一片樹葉,隨手一擲,樹葉化作利刃,穿過那人的腦袋,腦漿爆炸,發出慘叫,沉入海底。

而海岸上,蕭瑟如同餓狼撲食,不斷掠殺武者,速度極快,殺了不知多少人。

冇多久!

整個島嶼內,橫陳著大量的屍體,空氣中充斥著血腥味。

島嶼附近的海域已經被鮮血染紅,引來一些海底生物,聞著血腥味而來,看是啃食沉入海底的武者屍體。

兩人腳踏海麵,行走在大海中,朝著岸邊走去。

“你身上都是血,洗一下吧!”

蕭瑟潛入海裡,脫掉所有衣服,清洗血跡,露出水麵,穿上新的衣服。

兩人不然一滴血回到碼頭。

而碼頭有無數的武者都在盯著他們兩人,卻不知島嶼內發生了什麼,隻是有所猜測,不停的小聲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