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風怡人,吹拂著長髮飄舞。

夕陽西下,殘虹拉長了倒影,兩人泛著船隻,緩慢移動,形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美景總是會被打亂。

海裡突然蹦出十幾個武者,手持兵刃,屠殺向船隻,已經將船隻圍在中間,欲要將船隻劈爛。

奈何他們打錯了算盤。

“你好好開船,不用管!”

葉凡對著蕭瑟擺了擺手,一動不動,餘光掃視四方,抬手一揮,一股磅礴的力量朝著四周橫推過去。

無形中將殺過來的武者直接推向遠方,彷彿一座座大山砸在他們身上,砸的五臟六腑都劇震、甚至出現震裂,還有人被砸出一個巨大的血窟,身軀被砸裂成兩半,墜落在大海中。

慘叫聲不斷傳來。

水裡還浮起七八具屍體,那些是隱藏在船下,準備破壞船隻的。

嘩啦啦!

周圍的海水濺起幾十米的高度。

海域被染紅了,血水在蔓延,四周海域逐漸變紅。

冇一會兒。

看到一隻大白鯊從遠處聞著血腥味趕來。

蕭瑟急忙加速離開這片鮮紅的海域。

回頭看去,鯊魚不止一隻,已經在開始啃食屍體。

冇多久。

海的對岸那邊收到訊息,隻能無奈歎氣。

“這個蕭凡的實力究竟如何,目前無人知曉,派出去的都死了,最強的也有造極境,不過可以推斷,此人至少破命境級彆的修為。”

一位破命境武者看著前方的人,有些無奈,眉頭始終緊皺著。

旁邊一位破命境說道:“不是說他是修仙者嗎?”

“是修仙者冇錯,身上並冇有絲毫的武者氣息,我說的是他的修仙修為至少堪比武者的破命境。”這人解釋了一下。

在座的眾人瞭然於胸。

一位老婦不解,道:“根據宮本楊平所說,北鬥宗也就是一位宗主葉凡戰力超凡,其餘人雖然也有戰力不錯的,比如蕭景天、蕭驚天、李文超、林溫柔等人,但這個蕭凡,並未被提及,修為在北鬥宗中,應該算不得突出。”

破命境武者說道:“花穀七恵,你的意思是這個蕭凡極有可能就是媲美破命境?”

老婦點了點頭,道:“如果我猜的冇錯,應該是破命境中期或者後期的武者修為,至於在修仙境界中叫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眾人聽了老婦的話,都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當即就有人站出來。

“我破命境中期,我願意去試探一下這個蕭凡的真實實力,諸位且等候我的好訊息。”一位中年模樣的男子手持兩把長刀,上前幾步,發出洪亮的聲音。

老婦花穀七恵看向旁邊的另一位破命境,道:

“阪上朝陽,你和他一同出戰,以防萬一。”

阪上朝陽站起來,也是鬥誌昂揚,說道:“如果真如你們所猜測,我一人便可將他誅殺。”

老婦花穀七恵說道:“不可大意,華夏乃是文明古國,為數不多有修仙文明的地方,奇人異士極多,可能會一些歪門邪道,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海裡的伏擊已經失敗,他們登陸的地點應該是鬆前郡港口,那邊的世俗之人已經被全部清退,你們即可前往。”

雖然老婦這麼一說。

但兩人還是充滿信心,認為兩人中其中一人出手便可解決。

他們可是破命境的武者,在東瀛國整個武道界也是排的上號的武者。

結伴前往鬆前郡港口。

老婦等人也緊隨其後,跟隨過去。

當他們來到港口,看到密密麻麻的很多東瀛國武者在這裡圍堵,就是為了一睹傳說中的兩位華夏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