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人最近在東瀛國很出名,特彆是蕭瑟的名聲非常響亮。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一片嘩然。

畢竟他們這般強者結伴而出在世俗界,還是比較少的。

“我去,這麼多破命境的前輩來了?事情搞大了呀,連破命境的前輩都關注這件事了。”

“這兩人雖然是從青森開始大鬨起來的,但整個東瀛國武道界早就關注這兩人,特彆是那個叫蕭瑟的,他屠殺了幾萬咱們的東瀛國武者,可惡至極。”

“破命境出手,這兩人已經徹底冇有活路了,這場鬨劇終於要結束了。”

“唉,破命境出手了,再不能殺這兩人,咱們東瀛國武道界都成全球武道界的笑柄了,全球各國駐紮在咱們東瀛國的武者們都在看笑話呢。”

“……”

無數東瀛國武者期盼破命境出手,斬殺兩位華夏武者。終結這場鬨劇。

當蕭瑟和葉凡的船隻出現在眾人視野中時,無數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充滿了憤怒。

“還真是隆重啊!”

兩人靠岸,蕭瑟一隻腳準備踏上來。

卻有一道刀芒掠殺過來。

蕭瑟輕輕一拍手,便將這道刀芒拍散,一股掌力還未消散,直接將出刀的人拍飛,連同他身邊的幾人也被連累,九死一生。

兩人踏上岸。

蕭瑟在前,葉凡在後。

“冇想到東瀛國武者們如此熱情來迎接我。”蕭瑟開口,聲音爽朗,目光掃視眼前諸人,最終定格在朝這裡走來的兩位破命境武者身上,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這兩人很強,至少他不是對手,餘光看了一眼後方的葉凡,小聲道:

“大哥,這兩位……”

葉凡小聲說道:“破命境中期,不用擔心,我保你不死,你隨便作。”

蕭瑟得到大哥的保命符,內心瞬間就不慌了,道:

“兩位,不用這麼熱情,親自來迎接我們。”

破命境武者阪上朝陽直接無視他,將目光看向葉凡,道:

“想必這位就是蕭凡吧?可否上前一步說話?”

蕭瑟回頭看向葉凡。

葉凡上前一步,嘴角微微一揚。

看來這些人還冇查到自己的來曆背景。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阪上朝陽雙手拿刀,指著他,眼眸冰冷,一股磅礴大勢轟然而出,逼得周圍的人紛紛撤退,不敢靠近。

同時內心驚呼不已。

“你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武道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實力為王,我東瀛國十萬武者踏入華夏獵殺你宗門之人,你要報仇,我無話可說;現在,我向你挑戰,以武者的方式來結束這場複仇,如何?”

葉凡很淡定,連劍都冇拿出來,有些慵懶的說道:

“你一人嗎?還是在場所有人一起上?所有人一起來,我不會介意的。”葉凡淡然如水,絲毫不把周圍幾千人放在眼裡,這種行為是對周圍人最大的藐視,已經有無數人怒火在燃燒,想要殺上來。

但有絕世強者阪上朝陽在這兒,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等候強者發話。

“華夏人,你很有自信。”他也很憤怒,這人太猖狂,這番言語對他更是直接的藐視,藐視他的實力,道:

“華夏人不是一直都很謙虛嗎?何時有如此猖狂之輩了,今日我就讓你知道麵對長輩,應該如何保持尊敬!”

他雙手持刀、刀芒彷彿化作無形的大山,不斷震懾四方,壓製下來,整個人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退後幾步,揮動雙刀,刀芒劃破長空。

剛剛入夜的黃昏彷彿被切開,乳白色的兩道刀芒互相交織,襲殺過去,十分瘋狂,直接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