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刀流!”

本尊也襲殺過去,來勢洶洶,彷彿要摧毀這個堅硬的碼頭。

葉凡站在原地,輕輕抬起眼眸,一句話也不說,就在交織的刀芒殺到眼前時,他依舊不動。

呼!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不到雙刀殺芒掠過葉凡的身軀,都以為雙刀斬殺,結果葉凡的身影卻在憑空消失。

那一道身影化作影子、化作虛無。

“這……他人呢?”

“這是直接消失了?”

“明明已經中了的……”

圍觀的人都尋不到葉凡的蹤跡,看不到就會讓人有些發慌,不斷尋找。

阪上朝陽也是眉頭一皺,找不到葉凡的身影,他將精神力發揮至極致,五感釋放,留意周圍的一切空氣流動。

“後……額……”

當他終於感應到葉凡在身後,已經遲了!

他還未轉身,已經動不了。

手中雙刀掉落在地上,雙手捂住脖子,試圖阻止血液的飆射,但滾燙的血液終究還是從指縫中流出。

無數人驚呆了!

“他怎麼動的手?你們知道嗎?”

“太快了,冇看清!”

“不是,這……這可是破命境的前輩,就這麼……死了?”

難以置信!

無數人都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阪上朝陽君……”

跟隨著他一起上來的破命境武者呐喊,手中的刀快速拔出。

鏘!

一道刀芒迸發而出,瞬間化作霸道的殺芒,直奔葉凡而去。

拔刀術!

葉凡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躲開了殺來的刀芒。

眾人再次尋找他的身影,還未尋到時,已經看到破命境武者的頭顱飛向天空。

已經被斬首!

鮮血從脖子飆射十多米高。

驚呆眾人!

毫不費力的樣子。

剛剛還氣勢洶洶的想要和葉凡決一死戰的東瀛國武者們在這一刻,眼裡充滿了恐懼,從未想過會遇到這麼強大的人。

“他……還是人嗎?”

“走啊,這種絕世強者,咱們就彆當炮灰了,趕緊逃命!”

“八嘎,這也太強了吧,溜了!”

“……”

無數人開始逃命去了。

數千人一鬨而散。

葉凡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來都來了,就留下吧!”

一瞬間!

鋪天蓋地的震懾之力朝著四方籠罩而去,數千位武者直接被鎮壓,趴在地上,甚至還有很多武者被碾壓,筋骨不斷傳來毗啦聲響,那是被碾碎的聲音。

哀嚎聲一片!

葉凡的身影來到唯一能單膝跪地的幾位破命境武者們麵前,一隻腳踩在一位武者的肩膀上,道:

“以後破命境就彆來了,你們立刻滾回北海神宮,讓更多的強者出來,我給你們時間召回更多在外的強者,半個月後,我會親臨北海神宮,到時候可彆讓我失望,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北海神宮至少要有十五萬人在場,否則我會擴大範圍的。”

隻要葉凡願意,這幾位破命境也癱在地上。

一腳猛踢,將兩位破命境踢飛,重傷未死,但也是半廢的狀態,就隻能回去報個信了。

葉凡輕輕抬手,範圍之內出現了毀滅氣息在瀰漫。

抬起的手輕輕一壓!

嘭!

一聲巨響!

無數人化作一灘肉泥,血花濺起,肉泥迸濺。

方圓五公裡內,一片寂靜。

隻有兩個活人——葉凡和蕭瑟。

蕭瑟看到了這一幕,都震撼不已。

他知道葉凡很強,但冇想到屠殺數千人居然能做到如此毫不費力的程度。

腳下都是肉泥,血腥味十足,飄散在空中。

“蕭老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