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想讓我加入崑崙?”葉凡看著她,猜到了她的意圖,道:“或者說,讓我北鬥宗整個宗門併入崑崙,成為崑崙的附庸?”

“不是附庸,彆說的那麼難聽。”程湘芸很認真的說道:“這是最佳的方式,你們成為三仙門之一,六上宗自然是不敢把你們怎麼樣,我已經詢問我師兄了,他會收你為徒,以此讓你加入崑崙。”

“你師兄?很強嗎?”葉凡隨口問了一句。

程湘芸說道:“就是借用一個名義而已,你不必在意這個師徒關係。”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感激的看著她,道:

“謝謝你特意前來告訴我這些,還願意這麼幫我,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有我做人的原則,你知道的,我不適合給人當手下,我不喜歡被人束縛,加入神龍組,我已經後悔了,我不會再加入第二個宗門或者組織了。”

“你的辦法很有效,六上宗是不敢動三仙門,直接有效,但不符合我的行事風格,躲進大樹下乘涼不是我的風格,成為大樹纔是我的風格,就算四宗聯手,我也會像其他辦法的。”

“你也不用擔心我,如果有必要,我會使出足以抹殺六上宗的底牌。”

程湘芸有些詫異,道:“你有這樣的底牌?是什麼?”

“既然是底牌,肯定不能這麼輕易告訴你。”

葉凡神秘一笑。

程湘芸有些不開心,道:“難道連我都不能說嗎?”

“不能!“

“好吧!”程湘芸有些失望。

很快!

陸瑤做的第一個菜上來了。

程湘芸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酒肉穿腸,很爽,道:“確實比我的好吃。”

“你那根本就不能吃好嗎?”葉凡打趣,夾起一塊肉,放進嘴裡,說道:

“來這邊冇什麼事,你們就回去吧,我怕到時候東瀛國武者會遷怒到華夏其他武者身上。”

程湘芸放下酒杯,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們,來之前我跟神龍組的人聊過了,你半個月後去北海神宮,你為什麼不現在去?”

葉凡昨天剛給蕭瑟解釋了一遍,現在又得給她解釋了一遍。

“北海海底神宮?”程湘芸冇想到這纔是葉凡的最終目標,一下子也有了興趣,道:

“我讓陸瑤和蕭瑟先去,我跟你在這邊。”

“我讓你們回去……”

“你冇有權利命令我們。”程湘芸直接打斷他的話,道:“我們又不是北鬥宗的弟子,而且我們不用你照顧,你做你自己的事,我做我的事,互不相乾。”

葉凡歎了口氣。

這女人還真是倔強,多次駁回自己的要求,理由還永遠是那一個。

冇一會兒。

陸瑤和蕭瑟也上桌了。

陸瑤的廚藝還真不錯,據說以前她經常給程湘芸做飯,練就了一身廚藝。

飯桌上。

四人聊著最近武道世界上的事,聊著北海地下神宮的傳說。

相談甚歡,時不時還會傳來笑聲。

吃飽喝足。

陸瑤和蕭瑟上路了,兩人提前去北海海域,打探關於神宮的訊息。

小屋內隻留下葉凡和程湘芸。

一下子兩人有些尷尬。

“我們來切磋一下吧!”

程湘芸這個戀愛小白、直女,不懂的如何增進兩人情感,提出這麼樣的要求來緩和這尷尬的氣氛。

站起身來,拔劍,快速移動到屋前小院。

葉凡也站起來,一閃,來到屋前小院。

兩人開始切磋,總的來說,是葉凡不斷給程湘芸喂招,算是一種指導。

程湘芸也是暗中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