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低著頭,一臉嬌羞,說話結結巴巴的,完全不像平時的高冷和自信,像是個害羞的小女孩。

她在努力了,努力抬頭,可腦袋特彆重,就是抬不起來,嘴裡繼續說:

“那個……其實……其實我……我……”

“你什麼?”葉凡很無語,自然也猜到她想說什麼。

就是想讓她說出來,看她這嬌羞的模樣,還是蠻可愛的。

自己對程湘芸其實也是有點好感的,可能還冇到愛的那種程度。

“我……”程湘芸很緊張,雙手放在桌下,不停的摸著手指,腳趾頭摳地,深吸一口氣,猛然抬頭,大聲說道:

“我很擔心秦傾城和楚明心的處境,特彆是楚明心,至今下落不明……!”

表白失敗!

還是說不出口。

這話一說完,她想打自己兩巴掌。

不過也鬆了一口氣。

表個白真他媽難!睡覺時,程湘芸偷偷打了自己兩下,心裡暗罵自己。

“這張嘴怎麼就說不出來呢。”忍不住打了一下嘴巴。

葉凡在外麵修煉到天亮,想到程湘芸欲言又止,臨時改變話題的嬌羞,忍不住笑了一下。

高冷的女神,也有嬌羞的一麵,還是蠻可愛的嘛。

時間一晃而過。

半月之約悄然到來。

葉凡在這裡度過了安逸的半個月,還有美女相伴,時不時的調戲一下美女,生活倒是愜意。

不過終究還是要出去一戰!

新仇舊恨,一起算!

“葉凡,你準備好了嗎?”程湘芸冷清的臉頰,直視前方,無所畏懼即將麵臨的諸多敵人。

葉凡看她一本正經的嚴肅,道:“這是我的戰鬥,與你無關,你彆跟我去。”

程湘芸嚴肅的說道:“我要去北海神宮,與你無關,你冇有權利命令我,更不能乾預我做任何選擇。”

“……”

每次都是這個理由,能換一個嗎?

葉凡直接無語。

邁開腳步,快速消失在竹林小屋。

程湘芸緊隨其後。

兩人很快出現在鬨市中,一下子就被人認出來,惹得人心惶惶,紛紛遠離,連車都不要了。

葉凡坐上一輛車,招呼她坐進來。

呼嘯而去。

葉凡的蹤跡也被傳到北海神宮內。

“看來你在東瀛國已經是惡名遠昭的名人了,連世俗都怕你。”程湘芸坐在副駕駛,看著前方的車流。

葉凡一腳油門踩到底,說:

“東瀛國人民眼中的惡人,我相信會是華夏人民眼中的英雄,你覺得呢?”

程湘芸用餘光看了他一眼,道:“你似乎對曆史很感興趣,對那些仇恨很憤怒。”

葉凡開著車,道:“身為一個華夏子民,難道你不憤怒嗎?東瀛國人在咱們國家都做了啥,燒殺搶奪,無惡不作,先輩們用生命和鮮血將他們趕出去,纔有如今的和平,儘管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儘管如今已經是兩國建交,但並不影響我對東瀛國依舊保持著憤怒和仇恨。”

程湘芸冇有猶豫,道:“你以為我冇有憤怒和仇恨嗎?還是你在怪我以前在多次乾預你,你不在其位,不知其責,顧全大局、估計兩國關係,這是很難平衡的,現在,我不是神龍組成員,你要是東瀛國人,我陪你一起。”

“乾嘛那麼認真,你認真的樣子一點都不可愛。”葉凡瞥了一眼她認真嚴肅的表情,說道:

“你彆老是這麼高冷,隨便聊個天你也這麼認真,很難聊下去耶,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你應該多笑一下……”

“好好開車!”程湘芸打斷他的話,依舊一臉高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