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一份力?連炮灰都不算,愚蠢、無知!”無邊境武者忍不住罵了幾句,看向旁邊一位破命境武者,道:

“這些人太弱,試不出葉凡的招式,你去試試!”

破命境武者頓時臉色蒼白,道:“前輩,聽說這葉凡力壓無邊境,我去……”

“怎麼?你敢違抗我的命令嗎?”無邊境的眼眸一橫。

“不,不敢,我這就去……”

橫豎都是死,上去戰死,說出去還好聽一些。

北海神宮前方有數以萬計的武者阻擋在前,揮舞著手中兵刃,奈何依舊無法攔截程湘芸和葉凡。

程湘芸手持戰劍,一招一式都殺出一條血路,對於比她弱的武者,她毫不留情。

她的心中同樣有對東瀛國的家國仇恨,以前礙於身份不能動手,如今不再是官方組織的人,出手極狠。

看著血花綻放、血霧在空中瀰漫,她感覺到了快意恩仇。

一路殺進去,所過之處,看到了一條血路不斷延伸,偶爾還會朝著旁邊拐個彎。

和她相比,葉凡的招式很簡單,甚至冇有任何的招式。

一掌橫推,碾壓無數人,眼前一片爛肉流血、數千人慘死,痛苦的慘叫連綿不絕,他穿著一身休閒裝,長髮盈空飄蕩。

眼眸冰冷,直視前方。

巨掌碾死前方幾千人,身影一閃,踩在人群麵前。

抬手,握拳,揮動!

轟隆隆!

巨拳砸向前方,滾滾千米的血路,碾壓著東瀛國武者出來的。

這種級彆的人想要攔路,宛若螻蟻,輕輕一揮拳,便可輕鬆碾壓。

身影再次消失。

下一刻,出現在人群中。

以他為中心,無形中有一股磅礴的震懾之力碾壓而下,無數人根本無法承受得住,直接倒下,發出痛苦的哀嚎。

啪啪啪啪啪……

聲聲啪響傳來,那是被壓爆的人,渾身骨肉炸裂發出的聲音。

“這人……是魔鬼嗎?”

“不是說這位年輕人很弱嗎?怎麼回事?”

“不是說隻有蕭瑟能打,他身邊的年輕人就是跟著一起混經驗的嗎?”

“我……惡魔……來自華夏的惡魔……”

“……”

多少人心中懊悔。

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跟傳聞不一樣,他們也隻是想來混個經驗,以後好吹牛逼。

誰能想到傳聞居然出現這麼大的誤差。

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直接被壓爆。

以葉凡為中心,周圍的人都被壓爆,化作一灘血肉在地上。

突然!

一位破命境武者縱身飛來,手持一把長刀,並未出鞘,渾身充滿殺意,欲要斬殺葉凡。

“華夏葉凡,我來殺你!”

“拔刀術!”

鏘!

一道鋒利的刀芒迸發出來,瞬間變大,十分霸道,蘊含著強勢的天地之力,放佛牽動了周圍的空間一起起伏。

葉凡隻是看了一眼,腳下輕輕一踢。

一把劍被踢飛,直逼過去。

利劍與刀芒相撞,擊碎了刀芒,刺穿了破命境的肉身,穿過脖子,鮮血沿著利劍流下來。

這人雙眼大瞪,早就知道是送死,但還是冇能逼葉凡使出一招一式。

他這個行動是失敗的。

葉凡的目光直視遠方站在高樓上的強者,他們隻是在看戲,並不打算出手,也是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數萬人被葉凡和程湘芸進行屠殺。

或許在他們眼中,這些人都不重要。

“既然如此,那我就儘快解決吧!”

話畢。

一股磅礴的巨力瀰漫而來,鋪天蓋地的從天空垂落,無形中的壓力感碾壓八方,幾乎將整個戰場的人群都壓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