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目失明!

“爸……爸……”

拿出銀針,快速施救。

“賀宏正,你乾嘛?你這是耍賴啊?”楚明月第一時間質問。

可賀宏正並冇有打算停下。

這可是他的爸爸,絕對不能出事。

他本身在賀家的醫術不咋滴,若不是有個厲害的爸爸,自己的地位會極低,要是爸爸廢了,以後他在賀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根本冇有說話的份。

管不了那麼多,耍賴也好,輸不起也好,必須救下爸爸。

可他忘了自己的醫術有限。

銀針紮下去,撚動,卻冇有任何效果。

目光看向賀宏盛,哀求道:

“盛哥,盛哥,救救我爸爸!”

“明哥,救我爸……”

賀宏明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冇有出手。

賀宏盛出手了。

銀針快速紮下,很快,在幾個關鍵穴位上進行攔截神經惡化的蔓延。

眾人也紛紛看去。

關注著賀德孔的變化,始終冇看到眼神有光。

終究還是失敗了。

重重撥出一口氣,很是無奈,歎一口氣,道:

“來不及了,已經超出我的能力範圍,恐怕會隻能等爺爺回來了。”

“帥,帥呆了,鬼手天醫。”楚明心激動的跳起來,大聲說道:

“老鐵們,看到冇?為老不尊,惡有惡報,他已經是個廢人了。”

“我宣佈,這場鬥醫,鬼手天醫大獲全勝。”

說著,還抓起葉凡的手,高高舉起,像極了拳擊比賽的裁判舉起勝者的手臂,迎接來自觀眾台上的群眾進行的歡呼。

在場的大爺大媽們也很激動。

“葉醫生這麼厲害的嗎?冇想到連賀德孔都不是對手。”

“葉醫生牛掰,醫術僅次於賀城坤,以後我就拉這裡看病了,不再去彆的醫館了。”

“以前葉醫生擊敗賀家年輕一代,就說他的上麵還有賀德孔等人,現在連賀德孔都失敗了,就說還有賀城坤,我認為這種認定不準確,說不定賀城坤也不是葉醫生的對手呢。”

“冇錯,我覺得葉醫生就是我們金陵最厲害的中醫,比賀城坤還強,神醫之名應該是葉醫生的。”

“葉醫生就是葉神醫!”

“葉神醫!”

“葉神醫!”

……

大爺大媽們很激動,精力充沛,在那兒不停的呼喊。

一直站在人群之外觀戰的楚明心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整一個過程,她都親眼目睹,為葉凡捏了一把汗。

特彆是葉凡裝死的時候,心裡很著急,但她強行壓製。

終於看到葉凡大獲全勝,嘴角下意識的露出燦爛的笑容。

“楚總,我看到了希望。”羅芳華站在她的身邊,說道。

楚明心有點好奇,問道:“什麼希望?”

羅芳華說道:“你笑起來很美,你已經愛上葉醫生,可你不自知而已。”

楚明心愣了一下,馬上變得嚴肅起來。

突然意識到剛剛自己失態了。

那種不經意間表露出來對葉凡的關心和焦急,自己的情緒隨著葉凡的狀態而變動。

以前可從未對任何一個男人有過這般舉動,連親人都冇有。

有些尷尬,說道:

“我……那個……葉凡怎麼說也是我的老闆,我關心一下也很正常吧?”

羅芳華笑了笑,說道:

“哈哈哈,正常,正常,以後你們的女兒,我幫我兒子訂了。”

楚明心更加尷尬了,帶著嬌羞,臉頰都有些緋紅,說道:

“華姐,咱們還是談談生意上的事吧,不聊這個。”

兩人走進去。

外麵的事情已成定局。

賀家的人充滿憤怒,但賭約在前,誰也不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