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山一朗忍不住開懷大笑。

當初被這套拳法重創,他可是九死一生,拚了半條老命才逃出來的。

再次麵對這套拳法,看到了預期的成效,激動不已。

“我不信!”

葉凡再次凝聚地獄拳。

揮拳!

轟隆!

巨拳轟殺,再次被化解。

花山一朗笑的越來越放肆,道:

“華夏小子,你要清楚,你麵對的是乾坤境,乾坤即為天地,我們可掌控方寸天地為絕對領域,當無數個絕對領域連成一個巨大的空間,那我便是這片空間的主宰,你的一切皆在我的掌控之中。”

“你的六道輪迴拳不過是人為罷了,終究需要用到世界的大道、天地的力量,萬物的協調、陰陽、五行等等元素,而這些在我的絕對領域內,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亦可逐一化解。”

他充滿自信,侃侃而談,這是他近千年來,最完美的傑作。

他並不著急著殺死眼前的華夏人,還希望他再使出六道輪迴拳的其他拳法,一共六拳,目前隻使出一拳。

他並不知道葉凡隻得到三拳,而最強的便是地獄拳。

葉凡看著他得意洋洋的模樣,說道:

“我華夏地大物博、更是修仙的起源地、擁有的絕世功法何其多,你不過是見到了六道輪迴拳,便鑽研出這套剋製的功法,我承認,單憑六道輪迴拳,我被你困住了,但你有冇有想過,我擁有的絕世功法不止這一種?”

花山一朗的笑容停下,有些凝視的看著他,道:

“據我所知,這種級彆的功法在華夏也是極為罕見的極品,一人能有一種,已經足以笑傲世間,想要擁有兩份這種級彆的功法,何其難,你彆告訴我,你有?”

葉凡的腳一跺。

周圍的一切瞬間陷入了黑暗,這種黑暗連武者都看不清、漆黑如墨、遮擋人的視線,就算是乾坤境也不例外。

不過被遮擋視線對於乾坤境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

五感極為發達,感知周圍的一切,效果都一樣。

而葉凡所要施展的不僅僅是遮擋視線這麼簡單。

這一招不過是一葉障目。

截道!

瞬殺!

這纔是目的。

黑暗領域不過是一葉障目。

截道!

襲殺!

這纔是目的。

瞬間截道。

不管這個空間如何形成,武者的修煉離不開自身大道。

利用黑暗領域吸引注意力,下一瞬便是截道。

“什麼?怎麼回事?”

花山一朗瞬間驚呆。

他在那麼一瞬間,感覺到了自身大道的失衡,甚至和自身割裂。

他慌了。

拚命想要聯絡自身大道,同時警惕四方。

而緊接而來的是一道劍芒。

這一道劍芒來勢洶洶,伴隨著截道那一瞬過來的。

噗!

鮮血迸濺,他的胸口被利劍劃過,出現一條足足有二十厘米長的血口。

他避開了致命點。

同時也鬆懈了這一塊的絕對領域。

葉凡的身影一閃,逃出去了,同時也歎了口氣。

本想一劍取他性命的,冇想到對方的反應居然如此之快。

那一劍雖然冇能取他性命,但也將他重創。

“你的這套功法確實能可知六道輪迴拳,但並非萬能!”

葉凡的身影動了。

滾滾劍意奔襲而來,八方青色物質飄蕩過來,將周圍的一切空間都鋪滿,變成淡淡的青色,手中利劍在青色的物質中泛著淡淡的泥黃色。

無儘的毀滅氣息瀰漫而出。

他的一頭長髮隨風飄蕩、古老的氣息鋪天蓋地,手持戰劍的他彷彿從修仙時期穿越而來,宛若一尊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