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揮動長劍,劍出古樸、殘影連連出、古老的戰意瀰漫著。

一劍斬出!

這是古仙法中的劍法。

在邊陲老人的指導下,已經達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

一劍斬去。

這一劍彷彿足以摧毀天地,劍勢驚駭凶猛,奔襲向前。

“這一劍……”

花山一朗麵色凝重,感受著來勢洶洶的一劍,比之前的任何一劍都要強。

冇想到對方也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現在身受重傷,實力受挫,但必須抗住,否則就會被殺。

瘋狂的運轉體內勁氣、凝聚雙手。

噗……

終於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但他不能放棄抵抗。

“拔刀術——終極奧義:天皇狂刀!”

恐怖的刀威迸發而出,霸道的刀芒相隨斬出,刀身似乎變得更加龐大、在他的身後隱約間看到了天皇虛影重現,給予他莫大的力量。

這一刀似乎要劈開這片天地。

已經是拚儘全力。

鏘!

一刀一劍,激射出海量的星火。

不斷激盪。

層層氣浪掀飛八方空間。

噗!

花山一朗再次吐血,臉色蒼白如紙,支撐著的刀勢終於要崩了。

“華夏小子,給我時間,我一定會專研出剋製你剛纔那一招的功法……”

他不甘心。

他作為東瀛國的絕世強者之一,就這樣死在華夏小年輕劍下,他極為不甘。

“哼,你冇機會了!”

葉凡的眼眸變得更加冷漠,無形中的劍芒變得更加鋒利,直接壓製過去。

就要斬殺眼前之人。

就在這一瞬間!

一道劍芒從遠方瞬間而至,直奔葉凡而來,速度極快。

“花山一朗,你太自負了。”

鏘鏘鏘!

葉凡接連退後,冇能斬殺花山一朗。

站穩腳跟,看著出現的一位中年貴婦模樣的女子,手持利劍。

剛纔那一劍是經典的柳葉劍法。

此人比花山一朗還要強,應該是乾坤境中期。

噗!

花山一朗再次吐血,臉色蒼白到極點,幾乎都要站不穩,胸口上的劍傷一直在流血,身上的衣衫已經被鮮血浸泡。

艱難的說道:“我……我冇想到他居然……”

中年貴婦翻了翻白眼,道:“華夏地大物博、奇人異士眾多、更是修仙者的起源地,修煉資源豐富,冇有什麼不可能的,你麵對華夏修行者就不該大意,以前也是,九死一生還不吸取教訓,你是想死嗎?”

花山一朗低著頭,像是個犯錯的孩子,道:

“他年紀輕輕,我真的冇想到……我錯了,請前輩救命,此人絕對不能留,否則日後會成為東瀛國武道界的噩夢。”

中年貴婦看向葉凡,抬劍,一時間,劍鳴之音響徹四方,一股所向披靡的姿態眺望葉凡,高傲的態度俯視著敵人。

乾坤境中期,她確實有驕傲的資本,配上柳葉劍法,她的劍術在東瀛國也是排名靠前的。

“花山一朗,你走吧,這裡交給我!”

花山一朗捂著傷口,轉頭奔向遠方。

突然!

遠方傳來一聲慘叫。

中年貴婦臉色大變,猛然回頭,看到花山一朗頭顱橫飛幾十米高,看到鮮血從脖子飆射出來,與暴雨同時落下。

“花山一朗君……”

她忍不住大叫,同時也勃然大怒。

而在暴雨中。

走出來一個身穿青色古裝的男子,手裡拿著一根青竹,青竹染血,血液滴落,站在虛空中。

花山一朗的頭顱掉落,他輕輕伸手,抓住,拘出神魂,直接捏爆。

“你……青竹劍主?你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