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我……我賀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爺爺從海州回來,一定會找你的。”

“走,趕緊送我爸回去!”

賀家眾人匆忙離開。

楚明月看著他們離開,大聲叫喚道:

“來時拉風得像賭神出場一樣,走時狼狽得像條狗,哈哈哈哈……”

醫館恢複正常。

李伯仲上前,笑嗬嗬的說道:

“葉醫生,我對你的醫術越來越有信心了,現在咱們應該可以出發了吧?”

他本人的情緒也跟著鬥醫的過程跌宕起伏,各種變幻,捏了一把汗,不過總算看到想要的結果。

還有意外的驚喜。

葉凡看向他們父女,說道:“今天早上的病人和賀家的人出現的時機不對,你怎麼看?”

李伯仲說道:“抱歉,是我四弟,他和賀家聯手,就是為了拖住你。”

葉凡恍然,說道:“病人是你們的媽媽,你們這大家族的鬥爭也不能不顧自己的母親吧,這未免有點太冷血了吧。”

李伯仲歎了口氣,頗為無奈,說道:

“利益追逐,大家族的宮鬥劇,我也冇辦法,咱們趕緊走吧。”

葉凡看向王晴,讓她給自己收拾醫藥箱,說道:

“若是你四弟安排的,我估計不會隻是賀家這一道關卡,今天能不能到海州,估計都不能保證。”

關於天醫館的這場突發情況,金陵不少人都在關注,其中劉家就有人潛入天醫館進行實時彙報情況。

金陵的某個大廈內。

劉雨珊,劉雨桐,楊良辰等一眾關注葉凡的人坐在這裡喝茶。

等候相關訊息。

“最終結果出來了,賀德孔雙目失明,神誌不清,已經變成癡呆。”劉雨珊本人也有些難以相信,但那邊是她親手安插的眼前,傳來的訊息。

在場的人都詫異了。

楊良辰端著的茶杯都停下了,說道:

“這……賀德孔在咱們金陵中醫界也算是一代名醫,醫術冠絕,號稱僅次於賀城坤,就這麼敗了?”

想想賀德孔在中醫界的頭銜,地位以及曆年來的戰績,萬萬冇想到居然敗給葉凡這個來自農村的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劉雨桐塗著厚厚的粉底,說道:

“這葉凡還真是有點本事,如果我們不加以控製,將來他會成為一個危險的敵人。”

說完,目光看向堂姐劉雨珊。

劉雨珊喝一口茶,說道:

“經過這幾次的接觸,葉凡應該是認為我喜歡他的,至於他對我的感情,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但目前來說也算是有個苗頭。”

楊良辰看著她,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劉家怎麼想的,葉凡如此對待你們劉家,你們卻還想招他入贅,心真大。不過你們找我幫忙,那都是小事,我也想知道這個葉凡到底有多邪乎。”

看向身邊一位婦女,問道:

“查清楚了嗎?”

婦女整個人極為冷酷,一頭短髮,緊身皮褲皮衣,修長的大腿看得出來肌肉非常結實,眼眸如刀,道:

“海州市李家李伯鬆是賀家的背後之人,今天天醫館發生的這一切都是李伯鬆在背後指使,其目的是為了阻止葉凡上海州。”

在場其他人都有些驚愕。

不過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前幾天他們就注意到李伯鬆在金陵賀家,猜測也是因為李奶奶的事。

隻是冇想到李伯鬆居然設法阻攔葉凡上海州。

楊良辰喝一口茶,說道:

“現在事情很明朗了,李家為了爭寵,內鬥不斷,葉凡這次被牽扯進去,如論如何,他已經得罪了李伯鬆,將來我們的盟友又多了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