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瀛國傳說中的妖刀村正、鬼切膝切、村雨丸都在這裡麵,我是來奪刀的。”東瀛國的傳說中確實有一些名刀和名劍,其中獨行者杜若甫前輩提到的村正極富盛名,被稱為妖刀,同時也是一把邪刀。

關於村正的傳說極多,不過一直被妖魔化,但身為絕世武者的杜若甫根本不在乎,如此好刀,他也想得到。

自降修為、潛伏進來,便是要尋找機會奪刀。

聽到這幾把名刀都在這裡,葉凡也有些激動。

“冇想到這神宮居然隱藏著東瀛國的絕世名刀,連前輩都眼饞了。”葉凡也想要,他雖不常用刀,但北鬥宗內多人用刀。

雷坤有大龍刀、蕭驚天有青陽古劍、禿鷲還冇趁手的好刀呢。

“前輩,如此說來,這個神宮是東瀛國武者遺留下來的?”葉凡提出心中的疑問,道:

“難道是從修仙時期留下來的?”

杜若甫甩了甩剛剛清洗過的柔順披肩發,拿出一根木棍,盤旋幾下,將一頭長髮盤在頭頂。

雖然衣服還有些破爛、但已經不邋遢,還是個有幾分書生氣的中年男人。

瞥了葉凡一眼,說道:“東瀛國的曆史不過千年,哪有什麼修仙時期,東瀛國的很多神話故事都過於神化,誇大時間跨度,不過是神武天皇建造的一座宮殿罷了,收集了不少名刀名劍、還有一些寶物藏於此。”

“這座神宮可以說相當於一個藏寶閣,裡麵寶物應該很多,而且都是傳聞於東瀛國的寶物、甚至還有可能出現其他國家的寶物。”

“東瀛國出現名動世界的絕世武者不多,這位神武天皇算一個,他也是一位收藏家,喜歡從世界各地收集各種寶物,這座宮殿是他最著名的宮殿之一,應該藏有不少寶物。”

葉凡有些詫異。

關於東瀛國的這位神武天皇,他也聽過,但已經是很久遠歲月的人了,以為是神話人物,冇想到居然真的存在過。

而杜若甫前輩說的跟親眼見過一樣,對這個神宮瞭解頗多。

看向那唯一的入口,東瀛國和泡菜國的人已經聯手阻攔其他人上前,甚至開始在海麵上進行掠殺。

青竹劍主等人還在戰鬥,不過他們的配合極好,有好幾次差點就衝進去。

青竹劍主的劍術很是微妙,劍勢驚駭、淩厲萬分,而且戰力極強,已經斬殺了至少五位乾坤境和諸多無邊境武者。

可葉凡總覺得他還在隱藏實力。

“前輩,咱們什麼時候殺上去?”葉凡忍不住問道。

眼前這位前輩絕對是個強者,兩人聯手機會大一些。

杜若甫卻絲毫不著急,縱觀全場戰局,戰況慘烈,他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陣風掠過某一處戰場,很快又回來了。

手裡多了一把刀,雙眼打量著手中的刀,還不停的點頭。

“不錯,不錯,斬雷刀果然名不虛傳!”杜若甫輕輕撫摸著手中的長刀,感受著刀意,頗為滿意。

“這是斬雷刀?”程湘芸有些詫異,打量著眼前這把刀,刀身有紋路,像是雷電,通體幽黑,隱約間感覺到一股雷霆之威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

葉凡並不認識此刀,道:“很出名?”

程湘芸說道:“和雷切、村正相比,它不算出名,差不多跟你手裡的那把須佐劍一個級彆,也算是東瀛國比較有名的戰刀。”

杜若甫聞言,抬頭看向葉凡,道:

“你有須佐劍?”

葉凡當即拿出來。

“出個價吧,我想要。”杜若甫毫不猶豫的說著,雙眼貪婪的盯著這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