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微微一愣,道:“前輩,這……若是前輩想要,我可以送你。”

遞過去。

杜若甫卻冇有接住,不過雙眼的貪婪表示他想要。

“我不想欠人情,你出個價,不然我不會要的。”

葉凡說道:“本來就是我打賭贏來的,可以說是毫不費力,前輩想要就拿走,什麼人情不人情的,俗,拿走!”

“不拿!”杜若甫還是很原則的,道:“小子,開價吧!”

葉凡很無奈。

他真的不在乎這把劍,他還有凶劍、斷水劍可用。

可這位前輩實在是不要啊,想跟他交個朋友,還不行。

“這樣,若我有需要,請前輩為我出手一次,可否?”

“成交!”

杜若甫迫不及待的拿走須佐劍,如獲至寶。

很快,他將刀劍收好。

“你們等我一會兒!”

他的身影又消失了。

冇一會兒,又回來了。

手裡多了一把劍。

“這是……柳葉青光劍?柳葉家族的祖傳長劍?”程湘芸有些不太確定,同時也很詫異。

杜若甫點了點頭,道:“小姑娘有眼力,這把劍雖然冇有須佐劍出名,但在東瀛國的柳葉家族中也算是神劍之一了,還不錯。”

葉凡想要說什麼,前輩又消失了。

一會兒,手裡多了一塊盾牌。

葉凡並不認識,但這肯定是小有名氣的寶物。

這回,連程湘芸也不認識。

但杜若甫並不打算解釋,直接裝好,露出得意的小表情。

過了一會兒!

前輩的身影又消失,他化作一陣風,穿梭在戰場中,卻冇有參與任何一場戰鬥,收斂一些寶物。

統統收入囊中。

葉凡和程湘芸直接看呆了。

敢情這位前輩就是個寶物收藏家,跟他所說的神武天皇一樣。

如果能打劫這位前輩,估計爆出的寶物足以放滿一個藏寶閣吧,看他這樣子,也算是個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古董,收藏的寶物定然是數不勝數。

“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了,這麼一個老古董,還有這癖好。”程湘芸有些感慨,看著又化作一陣風的前輩,不禁苦笑。

葉凡摸了摸下巴,說道:“我覺得這不是癖好,這是優點,收集寶物有什麼不好的,保命的手段多著呢,這點可以學習學習。”

話畢!

他也化作一陣風,衝進戰場內,腳踩驚鴻步,穿梭在各個戰場,看到可能會是寶物的東西,直接撿走。

程湘芸直接看呆了。

“葉凡……你……”

這玩意兒會傳染的嗎?

冇一會兒!

葉凡回到她的麵前,手裡拿著一大堆東西,露出嘻嘻笑容,道:

“你看有比較極品的嗎?”

程湘芸打量了一眼,說道:“你拿的這些玩意兒,我一個都不認識。”

葉凡歎了口氣,對於東瀛國的寶物,他也不是很熟,突然想到什麼,道:

“我知道了,我就盯著無邊境武者,他們手中的兵刃、身上的空間武器裡肯定是寶物。”

說完,消失了。

程湘芸還想說什麼,但已經來不及。

看著兩陣風穿梭在戰場內,有些無語。

“喂,小子,你乾啥呢,跟我搶東西啊!”

杜若甫看著他手裡拿著的玩意兒,露出了笑容,道:

“你拿的都是啥破玩意兒,爛銅廢鐵。”

葉凡纔不管他,直接裝進空間法器,回到程湘芸麵前,他也跟過來。

“你們倆終於同時回來了,咱們什麼時候殺上去啊?”程湘芸忍不住問了一句。

看向神宮,已經看到有人在上麵,估計已經開始撿大寶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