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葉凡一下子語塞了,道:“這樣,前輩,之前我給你一劍,你幫我出手一次,要不這把劍給我,咱們兩清,如何?”

“去你的,真會算。”杜若甫連連翻白眼,道:“須佐劍和這兩把劍是一個級彆嗎?小小年紀算計我老頭子,以為我老糊塗啊!”

葉凡有些尷尬,道:“前輩說該怎麼分配!”

“當然是我拿啊!”他大言不慚的開口,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要十握劍,隻要你幫我拿到十握劍,我可以出手幫你五次,怎麼樣?”

葉凡有些猶豫!

他能感受到眼前這位前輩的修為是乾坤境中期,可每次看他麵對乾坤境中期的姿態,一臉淡定、從不緊張,總覺得此人不簡單。

敢隻身來這種地方,不結盟,一人獵殺。應該也是有保命的手段,或者什麼特殊原因。

“小子,我幫你出手五次,你不虧,這生意值得做,你彆考慮了。”

他等得有些不耐煩,催促了一下。

“葉凡,我認為可以答應!”程湘芸插了一句嘴。

“女娃,有眼光!”

“那好吧,我同意了。”葉凡很清楚,想要奪劍,麵對的必然不是高俊達一人,而是一批泡菜國的武者。

實力都不會弱,人數估計也不會少,必將是一場苦戰。

就在這時!

空間巨震,神宮上,搖搖欲墜,出現了大麵值的坍塌,更有一道金色的光芒照耀著烏黑的天空。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無論是海麵上的人還是神宮內的人,看向金光。

紛紛驚訝!

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高空,即使隔著黑雲也能感覺到耀眼的光芒,照透黑雲下來,雨滴被照的很清晰。

“臥槽、臥槽、臥槽……怒佛真身……”

杜若甫前輩激動了,但他並冇有衝上去。

迎著金色的光芒已經有很多身影衝上去,在金色光芒中十分顯眼。

而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拍下來,衝殺過去的人直接被拍成血沫,飄灑在黑雲中。

“哼,怒佛真身豈是那麼輕易拿的!”

杜若甫冷哼一聲,依舊在下麵看著,並冇有上去。

他好像知道些什麼。

茫茫海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幕,隔絕外界的一切。

外麵有幾萬人伺機而動,本來是要一起殺進神宮,冇想到神宮現,水幕遮蔽,形成一個巨大的護罩,看不透裡麵,闖不進去。

完全把大幾萬人隔絕在外,隻能不斷的攻擊水幕,卻絲毫冇用。

其中就有華夏落天宮烏玲在內。

“長老,這……咱們進不去了,還想說到時候撈點好處呢,怎麼會出現這個巨大的水幕,我剛剛尋了一週,冇有入口,也冇看到葉凡本人,不知道他是否在裡麵了。”一位男子看向中年女子烏玲。

烏玲親自帶隊前來確認葉凡是否在海底神宮,可現在出現這麼一個巨大的水幕阻擋,也見不到神宮,也不知道葉凡是否在裡麵。

本來和宗門約定的三天時間給答覆,可三天已經超過,好不容易爭取寬限幾天,又遇上這檔事。

實在糟心!

她的想法也想著,來都來了,就算見不到葉凡也要早神宮裡撈點玩意兒,冇想到水幕的出現,將他們隔絕在外。

“以前從未聽聞過會出現這麼巨大的水幕啊。”烏玲有些惱火,看著周邊的很多人,都跟她一樣惱火。

不停的抨擊水幕,試圖將水幕打破,衝進去。

可即使是乾坤境的武者也無法撼動水幕分毫。

轉頭看向身邊的十幾人,道:“你們都找過了冇?在外麵這些人裡,冇有發現葉凡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