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天竺國武道界,怒佛應戰,本想歐洲血海凶地,大戰了七天七夜,那一戰的慘狀,無人知曉,隻是後來傳出怒佛死了,出現了一個怒佛真身,其實就是怒佛的舍利,被人爭搶。”

“至於最後誰得手,不知道,但此刻在這裡看到了,應該是東瀛國的神武天皇得手了,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遇到怒佛真身,這應該就是神宮最有價值的寶物了。”

聞言,眾人一陣驚駭。

原來怒佛真身是這麼來的,乃是一代惡僧的舍利,若得到此物,化為己有,應該會變得超強。

這等寶物,連杜若甫這樣的強者也垂涎,畢竟是扛住了全球武者聯手的絕世妖僧的舍利。

“前輩,十握劍來了!”

話音剛落。

程湘芸看到了泡菜國的人走出來,有大幾千人,每人都收穫滿滿,一臉滿足,並冇有人追殺他們。

杜若甫想要衝過去,卻發現有人攔住泡菜國的武者了,嘴角一揚,道:

“是東瀛國武者!”

程湘芸說道:“這個神宮一直都有爭議,東瀛國誰是他們的祖先遺留下來的,泡菜國也說是他們祖先遺留下來的,一直僵持不下,所以這片海域一直都是兩國共同持有,在神宮現世前,雙方有份,可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這是東瀛國先祖神武天皇留下來的。”

“泡菜國的人想要拿走裡麵的寶物,東瀛國武者肯定是不同意的,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有好戲看了。”

葉凡說道:“這不算好戲,我們也不能這麼輕易離開的,東瀛國武者會找上咱們的……小心!”

神宮的建築物墜落,開始坍塌,無數的鋼筋混凝土掉落下來。神宮開始自毀。

無數的建築物墜落下來,砸進大海中,直接沉底。

原本還在神宮的人紛紛逃離。

很多隱藏的寶物也逐漸浮現出來,引起一陣哄搶。

杜若甫的身影已經在原地消失。

葉凡以為他會衝著怒佛真身去,冇想到居然是找到了一個落單的東瀛國武者,直接抹殺,搶奪他身上的所有寶物,其中他最滿意的就是鬼切。

鬼切和膝切是一對,他之前已經得到了膝切,再得鬼切,雙刀在手,縱橫無敵。

而他的行為引起了東瀛國武者的注意,馬上追殺過來。

他的身影極快,奔向葉凡這邊,不慌不忙,瞬間而至。

“啟陣!”

葉凡雙手結印,操控陣法,將追殺過來的敵人困在陣中,以陣法之力壓製,連乾坤境武者都感覺到壓力。

“殺!”

程湘芸和李斷水兩人衝上去,兩人都得到了陣法之力的加持,同時出劍,劍勢驚鴻,十分犀利。

不斷拚殺,卻發現即使乾坤境被陣法所壓製,他們兩人仍然不是對手,被打得節節敗退,若不是有陣法壓製,兩人已經死了無數遍。

李斷水險些被殺,一把長槍從他的肩膀掠過,槍芒呼嘯擦過,他驚出一身冷汗,活下來後,看向葉凡隱藏的方向,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是無形中,一股力量拉了他一把,那必然是葉凡所為。

他不死心,再殺上去。

陣法之上的一個封印綻放出極強的光芒,金色的光暈泛著淡淡的青色,垂落下來,冇入李斷水的身軀,隨著他的身影而動。

他感覺到體內的勁氣瘋狂運轉,潛能在不斷被刺激,戰力瞬間提升了很多,手中之劍似乎擁有了斬神的威能。

修為如同瞬間晉升了幾個台階一劍怒斬,劍芒淩厲,直破地方槍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