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隱藏在陣法之內。

看著諸多武者湧入陣中,來自各個國家的武者都來了。

他啟動陣法,護住入陣之人。

暫時還不能啟動攻擊。

就在剛剛,腦海裡出現了而杜若甫前輩的聲音,告訴他一個簡單的計劃。

意在取十握劍,殺了泡菜國武者也無所謂,但不能有失誤。

東瀛國的武者越來越多,水幕上空的洞口越來越大,不斷有人進來,大部分都是東瀛國的武者。

他們殺向外來者,衝進陣法之內。

葉凡立馬壓製,不用程湘芸和李斷水動手,泡菜國的人第一個殺上去,出乎意料的容易將同等級彆的高手斬殺。

“這……這陣法能壓製乾坤境?華夏人好棒,思密達!”

他很激動。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

他們所在的陣法很強,連乾坤境都會受到影響。

當他想要滅殺神魂時,陣法之上的封印將這個神魂吸收走了。

他不在意。

此刻的華夏人也是他的隊友。

隻要有東瀛國武者衝進來,葉凡就壓製,馬上就會有人出手掠殺,肉身毀掉,葉凡就收走神魂。

葉凡在關注手拿十握劍的跑操過的那位乾坤境巔峰期,他正在前方和東瀛國的諸位高手相鬥。

似乎也注意到了陣法的威力,終於跑過來了。

他踏入陣法,敵人追進來。

葉凡立刻感知到追進來的東瀛國乾坤境也是巔峰期,立刻以陣法之力加持,不止一個,而是十幾個東瀛國強者都得到了陣法的加持。

而泡菜國手持十握劍的強者高俊達則被陣法壓製,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他臉色驟變,不明所以,抬手舉劍,怒殺過去,卻發現修為被壓製,動作在減緩,有些憤怒的看向陣法。

已經來不及。

噗!

一劍穿過心臟、一道橫切胸膛、一道掠過臉部、一道橫斬雙腿……

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十幾道血口,大量的鮮血流淌出來,肚子裡的大腸也流出來了,內臟掉落……

他很懵!

這不是共同抵禦東瀛國武者的陣法嗎?

為何區彆對待!

他來不及說話,整個人懵懵的,意識逐漸模糊,神魂掙紮逃出。

手中的十握劍掉落。

東瀛國武者準備伸手過去接住,卻突然有一道黑影掠過,搶走了十握劍。

高俊達這回終於想明白了。

這一切的計劃都是為了十握劍。

狡猾的華夏人!

這一幕的出現,泡菜國的武者們也都很懵,很不解。

看到杜若甫搶走了十握劍,他們也恍然大悟。

“你……華夏人,你們……居然欺騙我……”

一切都是為了十握劍。

“小子,壓住!”

一時間,整個陣法、封印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各種銘文在閃爍著,無形中的陣法之力、封印之力、自然之力、天地之力紛紛壓製下來。

陣法之內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壓製。

“前輩,再搶一把劍給我……”

葉凡喊話。

誰知杜若甫完全不理會,整個人跑出封印,縱身一躍,朝著怒佛真身過去了,雙手結印,渾身散發出金色的光暈。

冇一會兒,他的嘴裡吐出一個個佛門經文符號,不斷靠近怒佛真身。

很多武者被怒佛真身機會,無法靠近,而他卻暢通無阻,不斷靠近。

“我丟……”

葉凡想要罵人。

拿到了自己的十握劍,我怎麼努力壓製敵人,你不多搶一把劍給我,居然朝著怒佛真身去了。

他將目光鎖定在人群中的青竹劍主。

此刻的青竹劍主身上帶傷,不過並無大礙,手持一根青竹,和身邊的盟友互相聯手,唯有他一個華夏人冇感覺到來自陣法和封印的壓製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