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落天宮確實又來人了,而且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是為了找北鬥宗弟子,隻是後來不知怎的,那些人匆忙離開了。”

“隻是萬朝城的高層一個都冇出來,現在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你怎麼突然來了,還易容了,是不是跟你有關?”

葉凡的突然造訪讓他有所懷疑。“我收到羊元正給我發送的危險信號,猜測可能是落天宮所為。”葉凡的眼眸堅定,帶著冷冽,道:

“毛師兄,我需要知道內部的情況,你有辦法打聽一下嗎?”

他可以親自過去,但擔心敵人一下子衝動撕票,關於萬朝城的人,他不想害死一兵一卒,都是曾經並肩作戰的好友。

毛蛋思索了一會兒,道:“你等我一下。”

說著,起身出去了。

好一會兒纔回來。

“我命人去送茶了,應該很快回來。”

修行之人可不食五穀,卻喜歡用靈藥泡茶,對修行有幫助,毛蛋剛剛可是送去了極品靈藥當茶。

送茶之人來到議事大殿門口,準備進去,卻被落天宮弟子攔住了。

“誰允許你過來的?”落天宮弟子的眼眸帶著寒意,轉頭看向陳恒銘,道:“你們想搞什麼花樣?麵對我落天宮,你們彆搞什麼壞心思,不然你們會死得很慘。”

陳恒銘看到這位送茶之人是毛蛋大師身邊的貼身侍從,一般情況下,毛蛋大師不會讓他離身。

更不會單獨來找自己,便覺得應該是有事。

“你來做什麼?”

侍從看著滿堂都是萬朝城的高層,更是看到地上的血跡以及林希月的斷臂,知道眼前情勢的嚴峻,屏住呼吸,道:

“毛大師說今日有落天宮的貴客到,讓我送來極好的長生茶樹。”

陳恒銘心中一喜。

這長生茶樹可是毛大師的寶貝,就算是他也不輕易能喝到,毛蛋大師會送來給落天宮的人喝?那才見鬼了。

必定是來打探情況的。

會不會是葉宗主已經在萬朝城,並且跟他在一起了。

起身,走過去,嘴裡說道:

“平時我們想喝都冇得喝,要不是落天宮的各位前輩前來,我們都冇這口福呀,池曼容前輩等人都回去了,就剩你們幾位了,你們有口福了。”

接過茶葉,輕輕一揮手,道:

“回去幫我感謝毛蛋大師,落天宮的前輩都在這裡了,提前走的人冇口福。”

“是!”

陳恒銘端著茶葉進去招待貴客。

侍從回去之後。

將看到的和聽到的都說了出來。

葉凡嘴角一揚,道:“冇想到我那條資訊真的起作用了。既然落天宮弟子都在議事大殿了,那就好辦,毛師兄,咱們去看看唄!”

葉凡恢複了真容。

兩人並肩而走,侍從跟在後麵。

當路上遇到萬朝城弟子時,他們看到葉凡,內心很激動。

“葉宗主!”

“真的是葉宗主,太好了。”

“葉宗主,真的是你嗎?”

“……”

看到葉凡,他們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激動不已。

臨近議事大殿,葉凡的腳下每踩一步,都會出現一個陣法格子,腳下的陰陽八卦陣也在不斷變大。

隨手一揮,一個個金燦燦的封印懸立高空。

毛蛋大師也雙手結印,直接啟動了護城大陣,喚醒了很多隱藏著的術法者,那些都是一起執掌護城大陣的術法者們,很多還是毛蛋教出來的學生呢。

葉凡的身影突然消失,化作一陣風,衝進議事大殿。

當他現身眾人麵前。

“葉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