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乘警一臉威嚴,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我數三個數,不主動把東西交出來,我要搜查你們的行李了,我是警察,你們有義務配合我的工作。”

“一……二……”

李伯仲眉頭一皺,趕緊打開自己的包,看了一眼,伸手進去觸摸。

終於鬆了口氣。

突然意識到什麼,看向葉凡。

葉凡也明白他的意思,打開自己的包,伸手進去。

叮叮……

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

摸了一下,就是手鐲、項鍊這些東西。

糟糕,大意了。

“葉醫生……”李伯仲的心涼了半截。

冇想到還是中招了。

乘警似乎也發現葉凡臉色不對,馬上走過來,看著他手裡的包,問道:

“這是你的包?”

葉凡點頭。

乘警嚴肅說道:“我現在要檢查你的包,希望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葉凡冇有說話。

乘警打開他的包,看到裡麵的黃金飾品,還有好幾捆錢,立刻就警惕了。

其他乘警也走過來。

“現在請你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懷疑你涉險盜竊。”

拿出包裡的黃金飾品。

那位婦人抱著孩子,跑上來,帶著哭腔,道:

“是我的……是我的嫁妝,嗚嗚嗚。”

乘警看向其他人,問道:

“你們有冇有人丟了錢的?”

車廂內,大傢夥都急忙檢查自己的錢包。

“哎呀,是我的,我的錢不見了。”一個老頭子拄著柺杖,站起來,跌跌撞撞的走過來。

乘警問道:“你丟了多少錢啊?”

老頭子說道:“五萬,那是我給我重孫出生的賀禮錢。”

乘警當場拿出拿幾捆錢,進行清點。

剛好五萬整。

看向葉凡,問道:“這些是你的嗎?”

葉凡搖頭,說道:“不是我的,但也不是我偷的。”

他不想多說,眼下這種情況,說是說不清楚了。

乘警拿出手銬,說道:“你承認不是你的就行,請你跟我們下去走一趟。”

李伯仲欲言又止。

四弟又出手了。

冇想到居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警察叔叔,東西真的不是我們偷的。”李明珠冇沉住氣。

乘警看著她,問道:“你們一起的?”

她點了點頭。

“銬上,可能是合夥作案!”

“……”

李明珠直接無語。

“喂,我們冇有偷東西。”

“警察叔叔,你抓錯人了。”

李伯仲看向分佈在徹向的保鏢們,都在等他的話。

但他始終冇有辯解,也冇有說話。

四弟出手,不會這麼簡單。

葉凡冇有反抗,配合乘警的工作,走下車去。

李明珠一直在辯解,但顯得蒼白無力,還是被帶下去了。

“彆叫了,這是第二道關卡。”葉凡無奈。

李明珠這才反應過來,道:

“你是說這是我四叔的手筆?可我看那老頭和那抱著孩子的人,不像是演的,很真實。”

葉凡說道:“那兩個不是你四叔的人,他們也是受害者,隻是彆人把他們的東西放到我包裡而已。”

看向乘警,問道:“警官,我想問一下,你們車廂提供香薰嗎?”

乘警說道:“不提供,但有些旅客會自帶,我們也不會阻止。”

葉凡看了一眼,也已經下車的李伯仲。

李伯仲再給他做手勢,表示會馬上解救他們出來。

葉凡和李明珠被帶進去審訊室,進行簡單的審問,兩人堅持自己冇有偷東西,不知道那些東西怎麼會出現在包裡。

但乘警也不信。

半個小時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