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議事大殿,嘉景宗的高層坐滿堂。

本來說要給葉凡坐主座,但葉凡拒絕,讓範源去坐,他纔是嘉景宗的宗主。

葉凡的旁邊坐著簫柔和雷坤二人。

“今日是葉宗主幫我們解的圍,也是葉宗主請咱們相聚於此。”範源看著葉凡,帶著一定的敬意,還有一份友誼,道:

“我們請葉宗主說話。”

葉凡站起來,目光掃視在場眾人,道:

“各位,嘉景宗如今落得這個局麵,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若不是你們和我北鬥宗結盟,也不會被落天宮如此壓迫,我知道你們有人怨我,有人恨我,我都願意接受。”

“葉兄,你這說什麼話啊!”範源打斷他,有些不滿,道:

“我們本來就是盟友,你這麼說就是把我們當外人,既然是盟友,那就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在多次探險中,你北鬥宗也幫助我們不少,咱們之間哪能說是誰連累誰,早就分不清了,何必計較那麼清楚呢。”

一位長老站起來,說道:“葉宗主,說實話,我內心有點怨恨,但仔細一想,是我格局小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我們之間早就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我不該怪你,咱們以後一起攻打落天宮。”

又一位長老站起來,說道:

“如果不是你,我們就不會被落天宮奴役,如果我們冇跟北鬥宗結盟,我兒子就不會死,都是你害的,我恨你!”

一位護法站起來,道:“老劉,你彆忘了,當初咱們可是得罪了北鬥宗,是葉宗主大恩大德,冇有展開報複,而是給我們機會,不然咱們嘉景宗早就冇了,彆說你兒子,你也早就死了,既然選擇了修士這條路,就要接受隨時的死亡準備。”

“可是我……”

“好了!”範源打斷他們的話,眼眸橫過來,帶著一定的冰冷,如今的他修為已經在這些長老和護法之上,屬於嘉景宗修為最強的人,說話極有分量。

就算是這些老前輩也不敢為老不尊,因為範源從來都是以實力說話,不會給他們踐踏自己權威的機會。

目光看向葉凡,道:“我嘉景宗和北鬥宗早已連成一體,是榮是辱,都是靠自己的實力爭取的,如今我們受的侮辱,我們的自己想辦法找回來,而不是在這裡埋怨,這是無能之輩纔會有的行為。”

“葉宗主,你繼續說,誰也不許打斷!”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你們怨我,恨我,我都接受,也都理解;但現在我能告訴你們的事,如今的落天宮,我彈指可滅,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會讓你們看到落天宮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在場眾人麵麵相覷,都不太相信,但也不敢提出質疑。

連蕭雅和雷坤都詫異了。

彈指可滅,這海口有點大呀。

葉凡也並冇有解釋,說道:“我召集你們在這裡,就是告訴你們這個訊息,從今往後,你們閉宗一個月,儘量彆出去,等候我的訊息便是,你們可以散了。”

看向範源,道:“範兄,我有一份禮物給你,需要單獨給你。”

範源遣散眾人,帶著葉凡來到後山。

葉凡拿出一個魂瓶,裡麵裝著一個神魂,看著很是陌生,遞給他。

他有些不解,說道:“這是?”

葉凡很淡然的說道:“這是一位乾坤境的神魂,我希望他日後能幫你守住嘉景宗,至少不再受這樣的壓迫。”

“什麼?你說什麼?”範源以為自己聽錯了,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盯著手中的魂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