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被盛情邀請進去,直接麵見王五。

“宗主有事外出,暫不在宗門之內。”王五還是比較客氣的,隻要對方不主動出牌,他就靜觀其變,道:

“易長老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我可以代為轉達。”

易荷思索了一會兒,問道:“葉宗主不是剛從海外回來嗎?這又去了哪裡?”

王五喝一口茶,道:“宗主的行蹤,豈是我能揣測的,如果易長老不方便說,那就等宗主回來吧。”

“葉宗主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嘛……他冇說,可能明天,也可能幾個月後吧。”

這話說得易荷直接就懵了。

她被委派過來,邀請葉凡前往天狗宗談判。

他們也是剛得到通知,立刻召集了太初宗、琉璃穀開會,達成意見一致,就馬上趕來,冇想到還是來不及了。

思索一會兒,說道:“王五道友,我聽說天照宗一戰,你是背後的軍師,那一戰打得可真是漂亮呀,直接將北鬥宗的地位拔高了,北鬥宗成為武道界不可忽視的一股強大力量,幾乎儘數斬滅天照宗弟子。”

“不過據我所知,天照宗仍有餘孽殘留,不過暫時蟄伏,日後恐成後患,斬草要除根,王五道友應該比我更懂吧?”

王五很淡然。

天照宗弟子眾多,雖然滅宗之戰勝了,但誰能保證一個不留。

就如同當初的北鬥宗,依舊有人活下來了。

誰知道天照宗那些殘留下來的弟子會不會捲土重來,這件事確實需要處理。

“易長老前來,不會是來找我喝茶閒聊的吧,你提到這個問題,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幫我們解決呢?”

易荷喝一口茶,擺了擺手,道:

“論出謀劃策,我自愧不如,王五道友的謀略,整個華夏武道界的人都看到了,我更是欽佩不已,我隻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然後有一點點的拙見,不知道王五道友願不願意聽一聽呢。”

“聽,自然是要聽的。”王五很隨和。

易荷就是要將話題往這邊引,平靜的說道:

“當初在天照宗的戰場上,我天狗宗、太初宗以及琉璃穀都極力推薦北鬥宗取代天照宗,成為六上宗之一,隻是這個事還未正式落實,我們三宗過後商量了一下,打算正式推行落實,就是有不少細節,需要葉宗主參與才行。”

“北鬥宗如此強大的戰力,成為六上宗必定綽綽有餘,特彆是葉宗主,他手持凶劍的那一刻,英姿颯爽,隱約看到了一代梟雄的崛起,日後定然是一代絕世高人般的存在,凶劍在手,日後也會獲得進入新世界的資格。”

“我認為,我個人認為哈,六上宗應該是團結的,我們理應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咱們都是華夏子民,咱們應該團結,王五長老,你說對不對?”

王五內心笑了。

這人說的還真陰晦。

連提到凶劍都這麼不經意間,前麵鋪墊了那麼多。

隱約猜到他們就是為了進入新世界的資格,衝著凶劍來的。

說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團結,真是冠冕堂皇的藉口。

不過這麼說話,倒也不讓人反感。

表麵還是假裝不知道,笑了笑,說道:

“易長老說的冇錯,咱們都是華夏子民,咱們應該團結,隻是我有點疑惑,希望易長老幫我分析分析。”

易荷聽到王五讚同自己的觀點,頗為滿意,也深知王五在北鬥宗的地位,此行雖冇能見到葉凡,但也算是有所收穫,道:

“王五道友,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