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看著他,說道:

“你想要我拿出什麼誠意?”

李九看向倒在地上的兄弟,說道:

“你的這位葉凡小兄弟應該是個練家子,打傷我這麼多人,連洪慶都不是對手,這個事怎麼算?”

霍天南眼眸一冷,說道:

“李九,你確實幫我做過一些事,但這並不代表著你可以跟我平起平坐,我們之間合作共贏最好,你彆得寸進尺,金陵可不止你們能做那些事。”

“怎麼?你想讓我賠醫藥費你不成?”

李九整個人也是凝注了好一會兒,盯著他,最終稍微收斂氣息,說道:

“霍總拳勢大,你可以隨時換掉我。隻是我看你這位小兄弟身手不錯,想跟他切磋切磋,他若贏了,禿鷲,你帶走,他若輸了,關於這件事,你不可再提。”

李九的算盤打得好。

自己的不敢得罪霍天南,又想替自己的兄弟們報仇。

霍天南這幾天跟他表示,想要帶走禿鷲,他自然是十分不捨,禿鷲戰力超強,連打遍地下拳場,武術拳王的洪慶都不是對手。

禿鷲更是在緊要關頭,救過他的命。

這麼強大的打手,他自然是不捨得輕易放走。

霍天南看著他,嘴角冷笑,說道:

“李九,你年輕時是個不錯的打手,可你現在老了,你連洪慶都打不過,而洪慶的下場你也看到了,你這不是在自取其辱嗎?”

李九說道:“是啊,我老了,所以我不會出手,我找人。”

“找人?”霍天南的眼眸裡閃爍著寒光。

葉凡突然笑了笑,說道:

“九爺是吧?你的條件我答應了,不過我也有條件。”

李九看著他,眼睛眯起來,說道:

“你有什麼條件?”

葉凡看向王大龍,道:

“人你隨便找,但若是我贏了,我還要他一條腿。”

王大龍頓時慌了,急忙說道:

“九爺,九爺,我對您忠心耿耿,您不能不管我啊。”

李九猶豫了一會兒,看向霍天南。

霍天南也有些詫異,他不想答應九爺的約戰,就算九爺現在不答應,他自有其他辦法把禿鷲要回來。

隻是冇想到葉凡突然提出這個要求,有些不明,看向他。

葉凡看著他,點了點頭。

他便說道:“他說的話,就是我的話。”

李九看向葉凡,說道:“好,我答應你,你若贏了,我親自打斷王大龍的腿,半個月後,還是在這裡。”

“半個月?不是現在?”葉凡看著他。

李九說道:“我有說現在嗎?現在這裡最強的是禿鷲,禿鷲作為交易物,自然不能參與戰鬥,其次就是洪慶,他已經被你打敗。”

禿鷲是當初霍天南推薦給他的,當時他還擔心禿鷲身有殘疾會影響戰力,當禿鷲在他麵前乾趴他的所有保鏢,他纔信任。

後來更是多次救過他的命,危急時刻,總能起到關鍵作用。

禿鷲始終認為霍天南夫婦對他有恩,也有離開之心,自然是不能讓禿鷲親自參戰,萬一他故意放水呢。

葉凡確實有點意外,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那就不能反悔,說道:

“好,那就半個月後,我們先走了。”

扶著王晴離開。

霍天南跟在身後。

王大龍當即跪下,苦苦哀求,道:

“九爺,我對您從無二心,你不能斷我的腿啊,我還有繼續為您辦事呢。”

李九一把將他踢開,說道:

“若不是你,我會跟霍天南的關係弄得這麼緊張嗎?你知道他是我們最大的金主嗎?我暫且留你一條命,再給我惹麻煩,我把你剁了,煮熟喂狗,混賬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