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天宮和其他三個宗門想要結盟,我希望你們能從中阻止,至少拖延一個半月以上,絕對不能讓他們完成結盟,另外,關於我北鬥宗弟子被天狗宗、琉璃穀、太初宗的人抓走,我希望你們能提供一些線索。”

黃開濟點了點頭,說道:“咱們既然已經結盟,你北鬥宗的事就是我紫雲們的事,我們自然會幫忙從中周旋,大鬍子,以後你負責和北鬥宗聯絡,我們之間的聯絡儘量低調些。”

葉凡說道:“我有事要忙,暫時失蹤一個月,你們有任何問題,跟王五保持聯絡,他能代表我,包括今天的交易內容也可以跟他說。”

“失蹤一個月?”

大家都有些詫異。

要知道如今的北鬥宗可是整個華夏武道界的焦點,無數隻眼睛都在盯著。

之前六上宗的人都在尋找,這幾天突然出現,必定引來無數的目光,戰鬥隨時可能會爆發。

“冇錯,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所以這一個月內,我希望紫雲門能保證北鬥宗的安全,我不想等我回來了,聽到的是壞訊息。”

葉凡的言語很嚴肅,同時也是一種警告。

黃開濟沉默了一會兒,道:“葉宗主,可否告知你要去何方?做什麼?”

葉凡猶豫片刻,道:“我去藥神穀一趟。”

“藥神穀……”黃開濟冇有再問,道:“好吧,這一個月內,我們定會保證北鬥宗的安全,並且儘力調查北鬥宗失蹤人員的具體資訊。”

得到保證,封存凶劍,葉凡帶著黃靜雯離開了。

而他們剛離開。

黃開濟馬上召集了幾位高層,來到封存凶劍的密室,個個都雙眸泛著貪婪。

“門主,凶劍作為開啟新世界的鑰匙,根據古籍記載,這裡麵有奧秘,可這奧秘該如何找出來呢。”

一位老者盯著凶劍,眼眸深邃,聚精會神,恨不得看穿這把凶劍。

黃開濟思索了一會兒,道:

“馬上聯絡先祖歸來,還有無邊境的前輩們,他們見多識廣,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這凶劍可不僅僅是一把鑰匙,更是一個寶藏。葉凡估計也想不到,我們要的不僅僅是五個名額,更是這凶劍的秘密。”

“葉凡,你去藥神穀做什麼?”

黃靜雯有些不解,緊跟在他身旁,問道。

葉凡隨口說道:“去喝茶。”

“切,不想說就不說唄,敷衍!”黃靜雯自討冇趣,翻了翻白眼,有些不爽。

葉凡不再說話。

兩人沉默前行。

藥神穀遠離六上宗之地,屬於半隱世狀態,在武道界並不算活躍,隻是有時會出來行走,刷一下存在感而已,基本冇什麼大動靜。

“葉凡,你對藥神穀瞭解嗎?”她忍不住又開口說話,盯著葉凡。

“瞭解一點,你瞭解的話給我說說唄。”

“好,那我給你說說哈!”黃靜雯一下子來了興趣,稍微沉思一會兒,道:

“藥神穀在武道界算是比較特殊的存在,主要分為三個組成部分,術法、丹藥和禦獸,巫蠱和煉屍,彆看是一個宗門,卻分成三個派係,平日裡,三個派係也會不和睦,但有很多方麵有存在深度合作,抵禦外敵,他們還是比較團結的。”

“總的來說,藥神穀比較怪異,跟六上宗不同,跟天師府也不同,他們的人極少大規模行走在武道界上,也極少參與武道界的大規模戰爭,據我所知,八千年前,他們曾有過大規模出動,那是為了守衛華夏領土。”

葉凡馬上接話,道:“你說的是樓蘭遺址、死亡穀遺址、崑崙墟遺址、天山神池遺址同時出世那時候的全球武道界攻打華夏的那一場大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