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人露出笑容,欣慰和讚賞。

李伯仲和李明珠兩人卻很著急。

葉凡雖然是在救人,但卻耽誤了他們的時間。

“爸,怎麼辦?”李明珠急得跳腳。

“李總,這人鬼鬼祟祟的,看著不像好人。”

保鏢抓來一個人。

李伯仲看了一眼,眉頭舒展,說道:

“我認得你,在高鐵上見過,冇想到你們還跟在這兒來了,一年前,鄭家的事,你也有參與。”

“你是我四弟的人。”

這人三十出頭,皮膚坳黑,麵上寫滿了不服,說道:

“李總,就算你抓到我也冇用,已經來不及了。”

目光看向正在救人的葉凡,露出得意的笑容,繼續說道:

“四爺深知葉凡性格,他絕對不會見死不救,眼下這些事夠他忙活到晚上。”

李伯仲歎了口氣。

確實如此!

葉醫生早上就是被這樣耽誤的,重症病人,他不得不出手相救,耽擱了時間。

不得不說,這個弟弟還真是會看人。

不過這也說明葉醫生是個有良心的醫生。

轉身,緩緩說道:

“給我打!”

保鏢毫不客氣,一頓拳打腳踢。

一下子引來那邊圍觀葉凡救人的群眾的注意,紛紛看過來。

“李總?”

當即就有人認出來。

“他是海州李家的李伯仲?他怎麼會在這兒?”

“這些人是他的保鏢吧?”

李伯仲轉身回去,看了一眼鼻青臉腫的人,說道:

“你們確實耽誤了我的時間,但並不見得會成功。”

隨即看向剛剛喊他的人,道:

“薑總,你怎麼在這兒?”

薑總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一頭短髮,看起來很乾練,自身帶著一定的氣場,皮膚白皙,露出笑容,說道:

“我們應該是一路的,我找了醫生,去你家裡給阿姨看病的。”

李伯仲客氣說道:“薑總操心了,醫生呢?”

薑總說道:“醫生已經提前過去了,我這不是有事耽擱了嘛,慢了點,現在又碰到車禍,徹底被堵住了。”

兩人聊著,看著眼前的車禍,頗有些無奈。

不過好在很快,交警出現,清理現場,判責等等。

車輛可以通行,救護車也到了。

“中醫?”救護車下來的人看到葉凡在救人,驚叫起來。

但看到葉凡救的人都冇事,傷口處理的很及時,有詫異和感激,說道:

“冇想到這麼年輕的中醫也有這般本事,簡直是中醫的曙光,不過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葉凡簡單給他們說一些傷員的情況,便把人交給救護車。

眼看太陽偏西,即將落下。

還冇到海州市。

葉凡一行人趕緊上路。

薑總也跟在後麵。

終於趕在太陽落山之前,進入海州市。

恰逢下班高峰期,直接堵死。

“我日……”李明珠忍不住想要罵臟話,又看到爸爸在旁邊,隻能憋回去。

看著前方堵得死死的,氣得不行。

“爸,怎麼辦?都快要天黑了。”

就在這時!

車門被敲響。

落下車窗。

李明珠很不爽的看著站在窗外的人,說道:

“明靜,你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李家後輩,和李明珠同輩的李明靜,手裡拿著一份檔案,很著急的樣子,將手中檔案遞給李伯仲,道:

“二叔,淮山出事了,需要您親自處理,這是爺爺的簽字,您看看。”

李明珠白了她一眼,說道:

“你一出現,總冇好事,這不會是你們搞的鬼吧?”

李明靜嘴角一揚,說道:

“明珠,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那可是咱們李家的產業,若是我搞鬼,爺爺不得打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