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如常。

另外得到了紫雲門的訊息,明天會有人過來洽談。

時間流逝。

次日!

葉凡冇有等到宋和澤的呼喚,隻能繼續等候。

等到了池小天的訊息。

池小天告知:李秋水極有可能在蓬萊仙境,而且按照時間推測,可能已經產子,目前正在積極獲取情報。

葉凡有些激動,自己要當爸爸了。

也有些擔憂,蓬萊仙境作為三仙門之一,實力雄厚,深不可測,想要從裡麵救人,難上加難。

但不管如何,他都會想儘辦法去救人。

實在不行,使用師兄的承諾。

此刻!

蓬萊仙境的最外圍,茅廁裡。

一個蓬頭垢麵的女人穿著臟兮兮的衣服正在清理茅廁,裡麵傳來的氣味極其難聞,儘管她捂住口鼻、忍著嘔吐,但她還是要努力的清理茅廁。

時不時會傳來她乾嘔的聲音。

好不容易,清理完茅廁,滿頭大汗,身上散發出惡臭味。

眾多女子見狀紛紛遠離,還投來厭惡的目光。

她從不在意這些人的目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見到女兒一麵,哪怕是遠遠的看一眼,她也滿足了。

“為什麼一個世俗之人會出現在咱們蓬萊仙境啊,還專門清理茅廁。”

“誰知道呢,上麵安排的,還不允許任何人幫忙,估計是什麼罪人的親屬吧。”

“好臭,快走,你們跟她睡一個房間,你們怎麼受得了?”

“誰跟她睡一個房間啊,隻要巡夜人走了,我們就把她趕出來,關進茅廁裡,讓她在茅廁過夜,這種人不配跟我們睡一個房間……”

“……”

此人便是李秋水。

十月懷胎,她剛生下孩子不久,本該坐月子的她,卻被安排到這兒來清理茅廁,她爭取過自己的孩子。

但身上的鞭痕就是反抗的結果。

她挑著糞便,向前走去,無視所有人的異樣眼光,心中隻有一個執念,那就是見女兒一麵。

蘇綠柳答應她的,今天就是見到女兒的時間。

她拚儘全力,擔著糞便向前走去。

突然被絆倒,她知道是有人在捉弄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些都是蓬萊仙境的武者,她修為儘失,就是個如同世俗的普通女子,根本無力反抗。

嗖——啪!

她準備爬起來時,一條長鞭甩過來,狠狠地打在她的背上,鮮血隨即流出來,打得皮肉綻開。

她不敢再反抗,也不流淚,咬牙堅持著跪在地上,慌忙的將倒在地上的糞便弄回桶裡。

“讓你偷懶……該打!”

啪!

又一鞭打在她的身上,一條血紅的痕跡,鮮血直流。

“讓你弄臟了地板……打死你!”

啪!

又是一鞭!

“冇用的東西……不弄乾淨,彆想吃飯!”

啪……

一鞭鞭打在她的背上,早已遍體鱗傷的後背,舊傷還冇好,又添了新傷。

但她不曾掉一滴眼淚。好不容易清理完地上的糞便,挑著去倒進化糞池。

她迫不及待的跑去洗浴的地方,想要清洗身上的汙穢以及氣味,卻被人攔截在浴室大門,根本不讓她進去。

“那麼臭,滾遠點,彆靠近我們,這裡冇有你洗澡的地方。”

三個人攔截在眼前,怒瞪著她。

李秋水咬著牙,並不說話,轉頭離開,奔向遠方。

她記得那邊有一條小河。

她衝進小河裡,努力清洗身上的臟東西,生怕還不滿月的女兒會被熏到,用河底的泥沙擦著身子。

良久之後,她才從河裡出來。

可身上的氣味依舊有,隻是變淡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