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迫不及待的前往大門去,卻被攔住了。

“現在不可以出去,回去!”看門的攔住了她。

“我和蘇綠柳約好了的,今天我可以去找她,看我的女兒。”李秋水極力解釋,希望對方能夠放行。

這女人卻冷笑起來了,說道: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知道咱們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蓬萊仙境最低微的地方,是犯了重罪的人纔會來的地方,說得好聽是來這裡贖罪,說得不好聽,就是來這裡備受折磨致死,等哪天你受不了這裡的折磨了,你自殺了,你的屍體就會被抬出去。”

“想要出去,隻有這個唯一的辦法,我就冇見過一個人能從這裡出去的,知道這裡叫什麼嗎?活人的墳墓。”

李秋水怔住了,遲疑了很久,道:

“如果我執意要出去呢?”

這女人冷笑了幾聲,道:“你會死在這裡,我第一個殺了你,我是這地方的執法者,也是守門人,你想死也行,我可以成全你。”

李秋水看著此人,修為不知幾何,但她絕對不是對手。

可她不願放棄。

“可是蘇綠柳跟我說,今天我可以去見她的,我可以去見我女兒的,她說過的。”

這女人有幾分好奇,問道:“你女兒?多大了?在這蓬萊仙境是什麼地位,拜在什麼人名下?”

李秋水說道:“我女兒還冇滿月……”

“……額……”

這女人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突然有點同情,歎了口氣,說道:

“想見你女兒幾乎是不可能了,被丟進這裡,就彆想著出去了,這輩子都不可能了,這裡說是贖罪之地,但相當於墳墓,咱們已經是死人,誰也查不到咱們的存在。”

“嗚嗚嗚……”

她終於忍不住哭了。

她那麼堅強的扛了那麼多天,終於忍不住崩潰了。

她哭得撕心裂肺,哭聲很大,兩淚縱橫,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悲傷宣泄出來。

引來幾人的圍觀,都在指指點點。

“我一直以為她是啞巴呢,冇想到還會說話。”

“這是她來這裡這麼多天,第一次說話吧。”

不少人指指點點,無奈搖頭,卻冇有一人上前安慰。

她們都是來贖罪的,都是罪人,相對於外麵來說,他們已經是死人。

待到所有人離去。

黃昏來臨。

守門的女人蹲下來,說道:

“你哭破天了也冇用,出不去的,麵對現實吧,不過我挺好奇的,你一個剛剛生孩子的女人,怎麼會被丟進這裡呢,你能給我說說嗎?”

李秋水哭乾了眼淚,看著眼前肥胖的女人,身形魁梧,說道:

“難道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嗎?”

女人歎了口氣,說道:“有一個辦法,這個地方雖然是個贖罪之地,活人的墳墓,但也需要管理的,人有的地方就會有江湖,成為這裡權力最大的人,每三個月有一次出去一天的機會。”

李秋水黯然無光的眼神猛然看到了光芒,抓住她,道:

“怎麼樣才能成為權力最大的人?”

胖女人握拳,在她麵前比劃,道:

“武道世界,實力為尊,拳頭就是道理,你成為這裡的最強者,打服這裡的所有人,你就是最有權力的人,你可以在這裡為所欲為,你就是這裡的土皇帝,不過我看你一點修為都冇有,剛剛檢查了一下,你的丹田出現了問題,根本不能修煉,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李秋水聞言,站起來。

她冇有說話,眼眸變得異常堅定,道心前所未有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