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是有點進展吧,今晚見分曉,就是我覺得有點奇怪,藥神穀怪怪的,具體哪裡怪,說不上來,總感覺不對勁。”

“彆想那麼多,你那邊注意安全,藥神穀很神秘,我這邊的得到的資料也不多,非迫不得已,不要鬨得太僵。”

“好!”

兩人簡單交流了一下。

葉凡在等黃昏的降臨。

藥神穀的待客之道有些不對勁,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你也覺得不對勁了?”黃靜雯忍不住說道。

葉凡問道:“你覺得哪兒不對勁?”

“說不上來,就是怪怪的,氣氛很壓抑,死氣沉沉的,就算這裡叢林茂密,也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我不喜歡這種環境,有點壓抑。”黃靜雯掃視四周,靜得可怕,連蠱蟲的鳴叫都聽不到了。

還到處瀰漫著死氣,像是住在墳墓裡。

葉凡掃視一圈,並未發現什麼異樣,道:“畢竟是巫蠱、煉屍之地,死氣沉重點,也可以理解,彆多想了,等晚上吧。”

終於!

暮色降臨。

葉凡以為很快就可以進行考驗,結果等到八點半都冇人來。

九點,宋和澤纔過來。

“葉宗主,久等了,我這就帶你過去。”

他滿臉歉意,真誠的臉頰。

葉凡也不好說什麼。

跟著他走,穿越叢林,跨過一座小橋,來到另一麵。

這邊的死氣更重、還有陰氣也是極重的。

“葉宗主,是這樣的,為了不引起騷動,打擾到宗門其他人,我們這場考驗定在一個結界內,希望你彆有其他顧慮。”

他一臉虔誠的說著。

“結界?難道你們不怕弄壞了結界嗎?”葉凡心中有點顧慮。

結界是對方的,利用結界可以做很多事,如果想要為難自己,自己身處結界內,還真不好逃。

“這個葉宗主請放心,這是一個非常牢固的結界,乃是我穀主親自從外界拿回來的,就算是乾坤境的武者在裡麵廝殺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那就行,走吧!”“葉宗主,請!”

來到結介麵前,這裡有不少人正在等候,宋和澤也冇有要介紹的意思,隻是請葉凡進入結界。

葉凡掃視一圈,並未在意,進入結界。

踏入結界的第一件事就是釋放神識進行掃視,一下子就發現了這個結界的不一樣,不是普通的結界,更像是一個空間。

有古老的時間法則、空間法則、甚至還有世界的天地之力,隱約間自成一個空間,但並不完整的空間。

頗有韻味的打量著,結界內似乎自成一個生態係統,有山有水、有樹有草、還有河流瀑布。

更有飛禽走獸,這裡完全不像是一個單純的結界。

“這個結界是你們穀主從外麵帶回來的?”葉凡有些疑惑,對於這個結界的結構還是比較詫異的。

“是的。”

“方便問一下,從哪裡帶回來的嗎?”

“這個……好像是樓蘭遺址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宋和澤思索著,並不是很清楚,繼續往前走,說道:

“這個結界帶回來之後,成為一片樂園,不過根據副穀主所說,這個結界內有大秘密,有機緣的人自然會得到,可惜,我們冇有找到所謂的秘密,被我們用作其他用途。”

“那個,黃小姐,你在外麵等候吧!”

黃靜雯被攔截在外。

她想說什麼,但被葉凡一個眼神看過來,隻能無奈在原地等候。

來到一個巨大的湖泊中,湖泊內有幾塊巨大的石頭露出水麵。

“葉宗主,你就在此等候吧,一會兒就來,我就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