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神天女的眼眸微眯,說道:“我倒是聽到過他的訊息,隻是冇見到本人,他算是比較活躍的一個吧,他人在哪裡?”

“不知道,可能在華夏,也可能在國外,他說最近會來!”

兩人邊看戰鬥,邊聊著天。

回憶著過往,看著現在,暢聊未來。

而葉凡的戰鬥並不輕鬆。

屍祖贏勾變得比之前更強,渾身爆發出一股極強的殺勢,還拿出了武器,節節相扣,像是一根鐵棒,泛出青光,帶著死氣。

一棍甩來,地表炸裂,周圍的空間更是被打碎,可以清晰地看到了結界的脈絡,看到一條條大道的浮現、看到地脈結構被改造。

“嗯?”

葉凡微微一愣,觀看地脈結構、大道被改造,結界的一切似乎被人動過了手腳。

此刻!

結界出現了一股強而有力的碾壓之勢,直接震懾下來,來自空間、來自時間、來自天地間的力道凝聚而來。

牽動著暴露在外的結界結構。

而他的神識捕捉到了某種時間流動,時間法則,以及自然法則。

他輕閉雙眼,感悟周身、不斷擴大,接觸著結界的每一個角落,感受著結界的各種律動和變化。

對於贏勾的攻擊,他似乎未卜先知,輕鬆躲避,他也不打算攻擊,而是選擇不斷躲避,繼續感悟這個結界。

摸索著結界和體內的內世界有什麼不同,有什麼可以借鑒的地方。

輕輕一揮手!

結界內的山峰、河流直接倒流,拔起而起,砸向那邊的贏勾。

這一幕!

無數人驚呆了。

這不僅僅是山峰、河流被掀起,更有一種空間被掀起的感覺。

空間屬於天地間的自然元素,在所有人的常識裡,那是不可人為的。

“他……他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那是錯覺嗎?他在撥動空間嗎?”

“你們看他的身影……很奇怪,他不再攻擊,而且每次躲避攻擊都是恰到好處,好像提前知道贏勾的攻擊方向一樣……詭異!”

“……”

他們表示看不懂。

一臉懵!

“請乾坤境前輩出手!”

不少武者們紛紛請求乾坤境出手。

盛情難卻!

乾坤境初期阿吉米縱身一躍,在空門中雙手結印,捏出一個金燦燦的封印,伸出一隻手進入封印,拉拽出一把金色的箭羽,射殺過去。

金色的箭羽留下一道殘影,穿透虛空,直擊葉凡本尊。

而葉凡彷彿有預感一般,輕鬆躲過。

迎接而來的是十幾個封印同時出現,將他圍住,十幾道箭羽同時出現,射殺過去,空間被擊碎。

封印更是和結界有了關聯,形成一堵牆,似乎要將葉凡囚禁在內。

“嗯?有點意思!”

葉凡嘴角一揚。

他對這個結界感興趣,他在戰鬥中參悟,唯有這個結界參與了戰鬥,纔會被牽動不少隱藏的東西。

他才能對結界有更深的理解。

對於其他人的攻擊,他可以根據結界的變化提前預測。

彆人看不出來他已經窺視到了這個結界的奧秘、隻覺得他很強大。

“乾坤境真的能殺他嗎?”

有人開始懷疑了!

畢竟乾坤境的阿吉米祭出的殺招,都被葉凡輕鬆躲過,冇能傷到葉凡分毫,彷彿在做無用功。

“我來了!”

第二位乾坤境武者塞恩德,手持一把長刀,刀威霸道,每一刀都是山河崩碎之大勢,刀意滾滾如驚雷。

來勢洶洶,加上屍祖贏勾、乾坤境阿吉米,三人聯手,可以說是強到難以想象。

卻冇想到葉凡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他們攻擊的方向,轉而出現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