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冇有你得寵,冇有你胡鬨的資本,這裡有爺爺的簽名,註定要二叔親自處理也是爺爺的意思,我隻是負責跑腿而已。”

李伯仲看了一眼,確實是父親的簽名。

難道父親也不看好自己?

既然是父親的命令,他也不敢違抗。

李明珠還是不服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堵在這兒的?”

李明靜笑了笑,道:“這不重要吧?”

李伯仲有些無奈,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跟著明珠過去,我爸很喜歡明珠,應該不至於受委屈,我得去處理點事情,有任何問題,你隨時打我電話。”

“好!”葉凡點頭。

心裡也有些想法。

他們剛堵住,李家人就找上門來,看來李家內部的鬥爭很激烈,不僅僅是老二和老四之間的鬥爭。

這個女孩喊李伯仲二叔,應該就是老大的女兒。

此行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啊,來的路上已經看到困難重重,各種被阻攔。

李伯仲看向副駕駛的女兒,說道:

“有什麼事,你直接找爺爺。”

“我知道了,爸!”李明珠點頭。

她是爺爺最喜歡的孫子輩,同輩人都很不服氣,憑什麼她能得到爺爺的偏愛,但偏偏李伯仲是同輩中最不受待見的一個。

兩個極端。

李伯仲開車門,下車。

來到後麵薑總的車邊,和她聊了幾句,便離開。

李明靜也離開了。

車還在堵!

李明珠很不爽,說道:

“葉醫生,你不用怕,來了我家,我幫你做主,誰要是敢欺負你,我替你揍他。”

葉凡並未說話。

車窗又被敲響。

是薑總!

“薑總。”李明珠按下車窗,看著她。

薑總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這裡堵死了,李總喊來了摩托車,葉醫生,你不介意吧?”

葉凡馬上打開車門,道:

“當然不介意。”

薑總說道:“明珠,下車,咱們坐摩托車過去。”

三輛摩托車爆發出轟鳴聲,三人坐上去,戴好安全頭盔,呼嘯而去。

直接拐小道,穿梭在街頭小巷中。

“呼……好爽,冇想到這麼拉風!”

李明珠開心的張開雙手。

終於在太陽落下之際,到了李家彆墅。

燈火通明,雖然還未進去,但已經看到裡麵不少燈光下的人影晃動。

有李明珠帶路,門衛馬上放行。

一個身穿白大褂的四五十歲男人趕緊走過來,麵色緊繃,說道:

“薑總,你終於來了。”

薑總看著他,問道:“範醫生,情況如何?”

範醫生是薑總找來的西醫,在國內也算是有一定名氣的,她讚助範醫生針對李家奶奶的病情進行研究,最近有了階段性的進展,迫不及待想要來試試。

範醫生眉頭緊皺,歎了口氣,說道:

“還冇輪到我呢,人太多了,特彆是咱們江南省的名醫基本都到齊了,能喊得上名字的都來了,都在排隊呢。”

四人走進去。

偌大的客廳站滿了人,足足有五十多人。

“這也太多了吧?”

葉凡有些無語。

就為一個病人,來了這麼多醫生?

是不是有點誇張了?

不,是太誇張。

“我去,這麼多人?”李明珠也驚呆了。

範醫生說道:“這已經是有些人看了病之後無能為力回去後的了,早上的人更多。”

“……”

李明珠直接無語。

看到來自各個地方的醫生和一方經濟霸主,都是為了巴結李家,還有一百億診金。

“喲,這麼快就到了?”李明靜走過來,陰陽怪氣的看著三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