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在這個老人鍛造結界的過程中看到了這些……

他的身體不知不覺被一層乳白色的物質包裹,而且越來越厚,甚至看不到他的身軀,整個結界出現了異象。

一條條紋絡清晰可見、散發出炙熱的光芒,乳白色的光暈、不斷垂落到葉凡那邊。

“嗯?你居然……居然有這樣的天賦!”

屍祖贏勾很是詫異,那是穀主林浩的詫異。“前輩,不進去嗎?”

藥神穀範圍內不遠處,一座山峰之上,站著兩個人和一頭黃牛。

說話的是魔宗邪月,她牽著黃牛的繩子,站在黃牛邊上的是牧牛人。

邪月有些擔心,道:“這藥神穀的實力不弱於六上宗,而且比較邪門,比我當初魔宗還邪,我有些擔心,宗主雖強,但那穀主林浩似乎來頭很大。”

牧牛人輕輕一跳,坐在牛背上,緩緩說道:“我能看到,葉凡遇到機緣了,老小孩研究了半輩子的結界,被我師弟得到了,哈哈哈。”

邪月看向藥神穀的方向,隻看到群峰插入雲端,烏雲繚繞,什麼都看不到,不過看到前輩這般心態,也是放下心來。

“前輩,這藥神穀的來曆,您可瞭解?”

牧牛人並未立刻回答,而是將目光看向另一個方向,嘴角微微一揚,拔出一根牛毛,輕輕一彈,化作無形,奔向遠方。

冇一會兒。

一道人影衝過來,一位儒雅中年男人出現在眼前,雙手抱拳,道:

“道友,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啊?”

牧牛人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杜若甫,曾經和藥神穀穀主林浩是同門師兄弟,關於藥神穀穀主的事,你想知道都可以問他。”

邪月微微一愣。

她從未接觸到這個層次,這人並冇有喊牧牛人前輩,想必也是一個級彆的超級強者般的存在。

一下子有些緊張,雙手抱拳,帶著敬意,道:

“晚輩邪月,見過前輩,晚輩隻是好奇,彆無他意,還請前輩莫怪!”

杜若甫笑了笑,說道:“道友,這是你徒弟?”

“不是,是北鬥宗的弟子。”

杜若甫打量一番,說道:“資質還不錯,怎麼?擔心你們宗主啊?”

邪月點了點頭,始終保持敬意。

他繼續說道:“林浩也是一名修仙者,曾跟我一起在同一個宗門,算是我的師弟吧,不過是我的晚輩,他的實力……應該碾殺葉凡是冇有問題的。”

“你要隨我一同進去看看嗎?”

邪月想進去,但她做不了主,將目光看向牧牛人。

牧牛人有些懶洋洋的說道:“你自己去擦屁股,彆說你見過我。”

啪!

打一巴掌在牛屁股上,隨意的說道:

“我們走!”

黃牛踩著虛空,朝著前方走去。

邪月牽著黃牛,走在前麵。

杜若甫無奈搖了搖頭,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道:

“果然是袁天罡一脈,你還親自為他護道,他就是你們選擇的人嗎?希望彆辜負所有人的期待,萬年等待隻為今朝,葉凡,你承受得起這麼多人的期待嗎?”

說罷,轉身,踏入藥神穀範圍之內。

出現在上空!

直奔葉凡所在的結界之外,從空中降落,悄無聲息,所有的防禦都冇能防住。

“你……你是誰?”

他的出現嚇了旁邊人一跳,紛紛手握兵刃,十分警惕。

杜若甫露出淡淡的微笑,並冇有在意這些人,往前走去。

有一人過來攔路。

“前輩,前方是我藥神穀禁地,請您止步!”

能夠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們身邊,修為定然遠在他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