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浩笑了笑,說道:“李道一師兄就是有點犟,不過人還是蠻好的,以前可是偷偷給我不少資源呢,他若需要傳人,我藥神穀的弟子,隨他挑。”

杜若甫掃視一眼下方,說道:“他的天魔功很特殊,條件很苛刻,你們這些不符合,不用管他了,他想找你了,自然會來,不想找你,你也找不到他。”

兩人閒聊著曾經的過往。

幾千年未見的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回憶著往昔、總是充滿歡樂和開心,也會感慨八千年前的舉世伐華夏,他們一起浴血奮戰,抵禦外敵。

一直到日落。

葉凡再次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神采奕奕,一襲白衣勝雪,一塵不染,手持斷水劍,來到兩位前輩麵前。

“前輩,穀主!”

杜若甫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合道境初期境界,可你的戰力已經遠超於此,不愧是袁天師的愛徒,小子,你那把村正呢?”

葉凡急忙將手中的斷水劍收起來,說道:

“前輩,你這是什麼眼神?那是我搶到的,我還冇找你算賬呢……”

“小子,注意你的言辭!”林浩打斷了葉凡的話,一股威嚴瀰漫而出,眼眸冷漠的盯著葉凡。

杜若甫笑了笑,道:“林浩,彆那麼嚴肅,我們在東瀛國也曾並肩作戰過,我還欠人家人情呢。”

林浩這才放下淩冽的目光,說道:

“師兄欠的人情,我可以幫你還,小子,你不是想讓我藥神穀幫你祭煉乾坤境武者嗎?我可以幫你,但你和我師兄的人情一筆勾銷。”

杜若甫擺了擺手,道:“林浩,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就是你幫我,我幫你,哪能像你分得那麼清,一點人情味都冇有,我的人情我來還,你們的交易,自己做,葉小子的天賦很不錯,未來必定不可限量。”

“走,喝酒去,把你珍藏的好酒拿出來。”

轉頭,走下去。

葉凡跟著兩人走去,道:“林穀主,隻要你幫我完成我想要的,我可以和杜前輩兩清,我確實很需要。”

杜若甫笑了笑,並未說什麼。

為了六上宗,失去杜若甫出手的五次機會,這可是血虧的事。

隻是目前的葉凡並不知道杜若甫究竟有多強,被他喬裝的外表所欺騙了。

“一言為定!”林浩堅定說道。

“先喝酒,有事後麵再說。”杜若甫笑了笑。

三人來到酒桌上,各種高級妖獸的肉片,還有令人陶醉的酒香味,不斷散開,簡直讓人流口水。

在酒桌上。

林浩和杜若甫依舊聊個不停,而一旁的葉凡則被他們震驚到了。

兩人都是來自萬古第一宗,不是同一個師父,卻有很深的感情,得知萬古第一宗仍有不少人活著,隻是不曾現世罷了。

也得知西方列強在蠢蠢欲動,華夏將會迎來大浩劫。穀主的現身,驚動了整個藥神穀,所有高層都關注到此事。

要知道穀主極少現身,而且還聽說今天有穀主的師兄出現,很多人對於穀主的來曆充滿好奇。

一些長老、護法等等都想來見一麵,卻被副穀主孫瀚漠攔截。

不少人還打聽到了葉凡的到來,卻見到了穀主,還與穀主同桌飲酒,羨慕死他們。

“副穀主,這葉凡來這邊鬨這麼大動靜,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啊?”一位長老有些疑惑。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完全不知情的。

孫瀚漠看了一眼剛剛重塑肉身,還有點虛弱的趙永壽,說道:

“你給大家說說吧,你們都做了什麼,平日裡,你們和東南亞交往過密,我從未說過你們什麼,這件事也得到了穀主的默許,但我又冇有跟你們說過,交往可以,但絕對不能帶進宗門,你們倒好,一下子帶了近八萬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