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永壽的神魂被葉凡收走,孫瀚漠送酒過去時,提了一下,葉凡這才交出來的。

他對副穀主還是充滿感激的。

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不少人都表示震驚。

都知道巫蠱、煉屍一脈和東南亞有不小的交情,冇想到居然這麼深。

同時也驚歎於葉凡的戰力,力斬兩位乾坤境。

“其實也不算是葉凡的實力戰勝兩位乾坤境。”孫瀚漠對葉凡的戰力也很驚訝,說道:

“我給穀主他們送酒時,聽了一會兒,是葉凡利用了結界之力才能壓製兩位乾坤境加上贏勾的。”

“大家也不用慌張,穀主出手,還不是吊打葉凡,你們之前有些人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以後不得再說了,穀主的強大,你們想象不到,你們可知今日來找穀主的是什麼人?”

一位長老疑惑問道:“什麼人?”

“傳說中的萬古第一宗,杜若甫前輩,咱們穀主喊他師兄,這說明什麼?穀主也是來自萬古第一宗,雖然此宗已經不存在,但存活至今的都是何等級彆的老怪物,不是咱們能想象的。”

孫瀚漠心有餘悸,多少人曾跟他提起過,他管理宗門這麼辛苦,完全可以取代穀主林浩,成為新一任穀主。

多人唆使,他曾經有一點時間,甚至有點念頭,還好壓製住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他看向趙永壽這一脈的人,道:

“我知道你們和北鬥宗、和葉凡有些恩怨,但我勸你們到此為止,東南亞的人想要複仇,那就讓他們去做,你們最好彆插手;葉凡如今可是和穀主共桌用餐的人,你們彆找死,不然到時候死了,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們。”

趙永壽站起來,恭敬說道:“多謝副穀主救命之恩,從今往後,我們會切斷和東南亞那邊的聯絡,我想見穀主一麵,不知副穀主能否幫忙引薦一下?”

“我可以幫你問問!”

而在一個環境優美、鳥語花香的亭子裡,隻有三人。

三人飲酒。

“穀主,你這隨手創建的宗門……直接碾壓六上宗呀!”葉凡苦笑。

聽了林浩說出自己的創業史,藥神穀就是隨手創建的,因為自己的修煉需要,結識了幾個人,大家提議組成一個團夥,當時並不是宗門。

後來不知不覺間發展成為宗門,可林浩就是個甩手掌櫃,極少出手,也極少現身,頻繁出手是一起組建宗門的那幾人被殺,他才暴走。

據他所說,當時殺入歐洲某個凶地深處,所過之處,屍橫遍野、他的屠殺並不完全是戰力暴揍,更多的是巫蠱、煉屍術、傀儡戰士、封印、陣法等等手段。

幫幾位好友報仇後,他潛心修行,極少在出手,外界不少傳聞說他死了,他懶得去澄清。

林浩看著葉凡,說道:

“若是你師父願意,天醫門絕對是如今華夏最強宗門,奈何你師父比我還懶,懶得理會所謂的宗門,藥神穀都是彆人在管,我才懶得管,若不是你動了我的屍祖,我也不想出手,你還想要我的屍祖。”

杜若甫舉起酒杯,道:“林浩,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一飲而儘。

他繼續說道:“林浩,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我對你的屍祖也很感興趣,你開個價吧,我都要了,我聽說將臣在東南亞一個女娃手中,那個我親自去拿就行。”

“額……”林浩直接就有點懵了。

看著他久久不說話,拿起的筷子也始終冇有夾菜。

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道:“師兄,你……你想要我的屍祖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