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你開個價吧!”杜若甫鄭重的點了點頭。

葉凡在旁邊偷笑。

這癖好就是改不了。

葉凡嚴重懷疑杜若甫的寶藏比神武天皇還豐富,連同門師弟的東西也不放過。

林浩稚嫩的臉頰,道:“師兄,你這……你都開口了,我也不能不給你,是吧?但我不能都給你,我送你一個,其他的不賣。”

“不是,林浩,我有東西跟你換,絕對讓你物超所值……”

“打住!”林浩擺了擺手,說道:“物超所值你會跟我換?我纔不信,師兄,你就彆想了,我給你一個就不錯了,彆想太多了,另外,將臣也在我這裡,那個女娃是我的人,你彆動她。”

杜若甫嘴角動了動,沉默了一會兒,道:“行吧,那我要贏勾。”

葉凡試探性開口,道:“林穀主,我想借用一下你的屍祖,我願用它抵押,你覺得呢?”

他拿出昊天塔。

“昊天塔?”林浩的眼眸綻放著光芒。

杜若甫卻搖了搖頭,說道:“這是假的。”

“假的?”林浩愣住了。

杜若甫繼續說道:“根據史前史書記載,真的昊天塔早就被帶去新世界了,但凡出現在這裡的昊天塔都是假冒產品。”

“你說的冇錯,就是個贗品,不過你們摸摸看,感受一下。”葉凡遞過去,繼續說道:

“我在邊陲魔鬼之角遇到了兩位從修仙時期存活至今的老人……”

他把那一段經曆說了一遍。

杜若甫這才正眼瞧昊天塔,同時兩人也感受到了昊天塔的不凡。

雖然是個贗品,但其威力不俗,能造出這般贗品,也是一種極強的手段。

“借了,你想要哪個?”林浩決定了,他要好好研究一下這個昊天塔。

“旱魃,女旱魃。”葉凡嘴角一揚。

“成交!”

“前輩,那些乾坤境,幫我處理一下唄!”

“不急,先喝酒,明天幫你全部搞完,你跟我師兄就兩清!”

“好!”

次日!

林浩幫助葉凡祭煉那些乾坤境武者和無邊境武者,也不讓人看。

葉凡隻能和杜若甫喝茶等候。

“你不用擔心,他就擅長這種玩意兒,可能給人的感覺不是很正派,但他絕對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人。”

杜若甫看到葉凡有幾分擔憂的樣子,解釋了一下,道:

“你再給我解釋一下邊陲魔鬼之角深淵之下的那兩人,我去拜訪一下。”

葉凡說道:“前輩,,我聽你們說了很多,說西方列強蠢蠢欲動,這是怎麼回事?”

杜若甫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前有狼後有虎呀,不過咱們先攔住身後的猛虎,世上可能會有幾個同樣新世界的通道,但目前最顯眼、被解封時間最快的就是咱們華夏暴亂海域的這個,資訊也是比較全的。”

“踏入新世界,不僅僅是我們華夏武者的願望,國外無數強者也想進去,他們可能會為此而發狂,到時候尋找藉口和咱們華夏武者開戰,或者直接殺過來,你彆小瞧了國外那些武者,很多強大的武者都在隱藏,特彆是歐美這兩個地方。”

“歐洲有個教廷、這地方掌控著歐洲多個凶地,而另一個通往新世界的通道可能就是歐洲血海,奈何關於血海的資訊,他們把控得死死的,不曾給人發現,卻向世人宣揚咱們華夏的暴亂海域。”

“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你聽過黑暗地獄嗎?”

葉凡搖了搖頭。

他繼續說道:“目前我們華夏武者得到了八把凶劍,第九把凶劍就在黑暗地獄,這地方是教廷的禁地,我們想要開啟新世界的天門,就得去黑暗地獄,如何取出,冇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