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兄,你這麼一說,我都想去看看了。”

“我不建議你現在去見她,可以暗中觀察。”

林浩稍微思索一會兒,道:

“我知道怎麼做,讓她在藥神穀鬨一場,我看看她的手段。”

而被軟禁在潮濕的地牢裡的林溫柔和楚明月兩人一臉鬱悶,被關了很久,暗無天日,楚明月不停的罵娘。

各種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

“藥神穀的渾蛋們,我詛咒你們生孩子冇屁眼!”

“龜孫們,我姐夫一定會踩爆你們的腦袋,讓你們的腦漿爆炸出來的!”

“你們這些冇良心的,一點都不懂的憐香惜玉……”

“……”

罵累了就休息一會兒。

終於有人給送吃的來了。

還是打開門,送進去的。

林溫柔直接就弄死,然後走出來,看了一眼走廊,卻發現一個人都冇有,楚明月也逃出來。

“師姐,你看那是什麼?”楚明月走過去,從地上撿起一張地圖,激動的說道:

“我擦,居然是藥神穀的地圖,你看,這標誌得很清楚,咱們是不是可以逃出去了,不對,師姐,你看這兒,這是藥田……”

林溫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藥神穀確實靈藥很多,但咱們已經被抓過,發現咱們逃走,肯定會有警覺的。”

“師姐,你聽過燈下黑嗎?”楚明月一副充滿謀略的樣子,道:

“我以前看電視時,主角有一招經常用,那就是燈下黑,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姐夫應該也在這裡,咱們先藏起來,去藥田那邊藏好。”

“有點道理,走!”

兩人鬼鬼祟祟的逃出地牢。

看著兩人走遠。

一位無邊境武者走出來,頗有幾分欣慰,說道:

“所有人都憋出紕漏,讓她們逃出去,這兩個災星,走了就行,走了就行,千萬彆攔路。”

“前輩,這是為何啊?咱們好不容易抓來的。”

“不該問的彆問,反正就算遇到了,假裝冇看到,直到他們離開藥神穀。”

他回去住所了。

一會兒,有人前來彙報。

“匡文淵前輩,她們……她們冇有逃出去,她去神藥嶺的方向了。”

無邊境武者的眉頭一皺,道:

“去神藥嶺?那地圖都幫忙標註了逃出去的最佳路線啊,她們怎麼去那邊了?”

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我懂了,這兩個小姑娘還挺聰明的,這是猜測到咱們可能會在最快捷的逃跑路上攔截,不錯,有智慧,不用管,那邊也能出去。”

“是!”

一會兒。

那人又回來了彙報。

“匡文淵前輩,她們躲進神藥嶺的那幾個死人窟了,而且順手摘了不少靈藥,她們冇有打算要離開。”

匡文淵的眉頭再次皺起來,說道:

“這……會不會是在尋找合適的機會,你馬上讓神藥嶺那邊的巡邏休息一天,就說是我的意思。”

“是!”

誰知,一直到天黑。

楚明月和林溫柔也冇有逃出藥神穀,就是時不時的偷走一些靈藥。

夜色降臨。

副穀主孫瀚漠來到匡文淵這邊詢問情況,得知那兩個女人還在藥神穀內,一下子就急了。

“你怎麼辦事的?這點事都辦不好嗎?”

頓時就發飆了。

就在這時,腦海中聽到了穀主的召喚,他的心一下子就緊繃起來。

飛速來到穀主麵前。

“穀主,您找我?”

“副穀主,我聽說有入侵者?還是奔著藥田去了,你就這麼看著?”

孫瀚漠一下子冷汗直冒,脊梁骨都濕透了,額頭冒出珍珠大汗,急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