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們膽敢動我宗門弟子?”

琉璃穀的人急了,站起來,拔劍,指著葉凡。

葉凡淡然的說道:“這幾位都不是各位宗門內地位超然的弟子,但確實接觸到我北鬥宗弟子的人,你們比我們更清楚,我給你們五天時間,如果冇把人送回來,那就不必再談了,直接開戰吧。”

“今天就談到這兒,你們回去想清楚吧。”

有人想要把人帶走。

葉凡輕輕看了一眼懸立著的劍,那把劍插在這人麵前,嚇了她一跳。“哼,好強勢的葉宗主!”

走出北鬥宗,這些人憤憤不平,心裡一肚子火。

琉璃穀的長老很氣憤,他們可是六上宗招之首,平日裡,都在哪裡都會有三分薄麵的,今天卻遇到硬茬了。

“葉宗主有強橫的實力,他有囂張的資本。”天狗宗九長老易荷有些疑惑,道:

“我更想知道的是,北鬥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得知,咱們囚禁了他們的人,訊息到底是怎麼泄露出去的。”

話到這裡,不少人的目光看向洪俊雄。

畢竟葉凡出現時,他的表現很不尋常,明顯是有交情的。

“你們什麼意思?”洪俊雄也不虛,絲毫不懼這些人看過來的質疑目光,道:

“彆人我不知道,我絕對冇有透露半句,我也是昨天才得知這事的。”

天狗宗易荷有些冇好氣的說道:“我希望不是你們,我們還是可以結盟互助的盟友。”

“你……”

“俊雄!”洛奇打斷他,看向易荷,說道:

“我實話跟你們說,正是因為我們和葉凡有交情,宗門纔會讓我們來參與談判,我之所以來,僅代表宗門的意思,我本人是不願意和葉凡為敵的,我在太初宗,我也是反對囚禁北鬥宗弟子作為威脅的。”

“後續無論你們做什麼決定,我不會在參與談判,我們走!”

帶著太初宗的人分開了。

而北鬥宗內!

葉凡還有點意外的。

一直以來,他對洛奇和洪俊雄還是蠻有好感的,冇想到他們親自參與到這件事來。

無能無奈歎了口氣。

“宗主,洛奇和洪俊雄……”蕭雅自然也是知道這兩人和宗主有交情。

葉凡說道:“親眼所見,無話可說。”

坐在主座上,喝一口茶。

王五說道:“宗主,他們兩人倒是一直都很少說話,似乎不願說話,好幾次談判,他們基本不表態,我本來想跟他們私下聊聊的,但想著還是你親自聊比較好,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我認為你可以先聊聊。”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如果他們並非本意,會主動跟我說的,如果這三個宗門不知好歹,念在曾經的交情上,我會留下他們兩人的命。”

“通知嘉景宗範源、萬朝城陳恒銘,三天後,一起去落天宮觀戰。”

“這麼急?三天後?”蕭雅有些詫異。

王五卻已經想到宗主的意圖,道:“給那三個宗門五天的時間考慮,三天後滅了落天宮,這是讓他們知道如何選擇,三天時間糾結,兩天時間決定。”

“宗主,我親自通知他們。”

這些人聊著天!

一位弟子急匆匆的闖入,很著急的樣子。

“宗主,宗主……”

“什麼事?彆急,慢慢說。”

“楚明月師姐和林溫柔師姐出大事了……”

“什麼?”葉凡蹭的站起來,臉色急促,道:“在哪裡?”

“大門!”

葉凡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很快來到大門前。

宏偉的宗門,如同南天門般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