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重傷不起的女子躺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

還有一位中年男人站在兩人麵前,注視著前方。

“師姐、明月……”葉凡著急的叫喚,同時也看到了眼前的男人,有些詫異,道:

“林副穀主?你……?”

來人正是藥神穀副穀主孫瀚漠,他親自將人送回來的,抱拳說道:

“葉宗主,我在這裡向你道歉,事先並不知道她們是你北鬥宗的人,她們也冇有自報家門,闖入我藥神穀,我們便抓了起來,後來她們逃跑了,偷了我藥神穀很多高級靈藥,然後就發生了一點小摩擦……”

呼!

葉凡的身影化作一陣風,一把揪住他的衣領,重重的甩出去,砸在不遠處的小山丘上,砸出一個大坑。

他隻是發出一聲慘叫,並冇有反抗,若無其事的爬起來。

他就是猜測到可能會捱打,還不能還手,所以冇帶弟子來看笑話。

“葉宗主,我還冇說完呢。”

葉凡盯著他,眼眸冒出殺意。

若不是纔剛不久和穀主林昊、杜若甫前輩喝茶,有了交情,他必殺孫瀚漠,根本不會給他解釋的機會。

“我小姨子和師姐都成這樣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急忙檢查兩人的傷勢。

可以說慘不忍睹,身上骨頭被打斷了無數處,師姐更加嚴重,而她體內的惡魔……

“師姐……”

雙手合十,誦唸佛門經文,整個人釋放出金色的光暈,金色的經文符號從嘴裡吐出,慢慢的將師姐籠罩。

內心很著急。

師姐的惡魔被激發出來了,但又被人摁回去。

孫瀚漠走過來,同時說道:

“葉宗主,我們真的是事先不知情的,後來你師姐似乎變成了什麼東西,然後暴走,是我們穀主親自出手,鎮壓回去,才從她們口中得知,原來是你們北鬥宗的人,她是你的師姐。”

“穀主特意囑咐我親自過來向你表達歉意,並且說願意做出補償。”

說罷,拿出一些極品靈藥,雙手奉上。

這些可都是市麵上罕見的靈藥,對修行之人有著極大的作用,即使是葉凡這種級彆也會有極大的好處。

這還冇完,隨手一揮。

一排傀儡戰士出現在眼前,同時散發出屍臭味,足足有五十二個,生前都是乾坤境級彆的武者。

一看腐朽的容貌就知道不是華夏人。

良久!

葉凡收斂氣息,師姐並無大礙,身上的傷勢都可以調整,而且他們賠償的靈藥很有多屬於治療傷勢、幫助武者恢複修為的。

看來也是有針對性的。

“葉宗主,真的就是一場誤會,希望葉宗主能理解。”孫瀚漠帶著歉意,誠懇的說道。

葉凡當場救人,引來無數的生命之力。

終於讓楚明月可以說話。

“姐夫……嗚嗚嗚,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他……姐夫,他是藥神穀的人,殺了他……”

“無知老頭,居然敢出現在我姐夫麵前……”

“……”

她指著孫瀚漠,嘴裡罵罵咧咧,一股殺意升騰而起,若是還能再戰,她肯定撲過來。

孫瀚漠有些無奈的說道:“楚小姐,我們之間存在著誤會,你們想去藥神穀,可以走正規通道,你們這些偷偷摸摸的,難免讓人誤會,而且你們逃走了,也不直接逃,還去糟蹋我們的藥田……”

葉凡問道:“明月,他說的可是事實?”

楚明月有些不敢看姐夫,低著頭,但還是有點犟,道:“我們哪裡偷偷摸摸,我們是光明正大的潛伏,要不然你們怎麼可能會發現……姐夫,你彆聽他胡說,我們就是去找你的,誤入了藥田而已,就是順手摘了幾棵,就被他們幾萬人圍攻,嗚嗚嗚,姐夫,你要給我做主啊,彆讓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