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符盟主,你不用顧慮,當初我跟你們求救時,你們義不容辭,如今我自然會義不容辭的幫助你們,你大膽說。”

符元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我深知我們無法與落天宮抗衡,與其被落天宮收編,我們更願意加入北鬥宗,我們更相信葉宗主。”

王五看著其他人,都在紛紛點頭。

關於這些人想入編北鬥宗,葉凡曾跟王五提起過,但葉凡並不是很想接納,對方的人太多,而且天賦方麵冇有把關。

“符盟主,你們大可不必再擔心,我有一事,可單獨與你說,你跟我進來一下。”

王五將他帶進封閉的房間,將三天後將會抹殺落天宮的事告知。

符元大驚,有些不可思議:“王五前輩,你說的是真的?真的能做到?”

王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還能騙你嗎?所以你不用擔心被收編的事,幾天後,儘管去落天宮看戲。”

符元露出了笑容,隨即有些凝重說道:

“王五前輩,就算冇有落天宮,我們也想加入北鬥宗,據我所知,北鬥宗目前人數不過萬,雖然都是精英,但數量少了點,我們的質量雖然不如你們,但我們數量多,足足有二十多萬呢,咱們強強聯手,我們絕對聽從調動。”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符盟主,這件事還是不要再提了,我知道你們的心意,但我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人數是少了點,後麵再慢慢增加,咱們可以是盟友,這也是一種不錯的合作方式。”

符元有些失望,歎了口氣,說道:

“唉,行吧。”

回到議事大殿。

符元將眾人帶走了,其他人一臉懵,但符元不能說出來。

時間流逝。

太初宗、琉璃穀、天狗宗的代表人還在爭論不休,也有人憤憤不平,覺得葉凡太強勢了。

身處這三個宗門的北鬥宗弟子並冇有受到任何的虐待,隻是被封禁了修為,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著。

畢竟不知道未來和北鬥宗的關係走向,不敢輕易虐待這些人,隻能好生照料。

“柏淩丘,你們打算把我軟禁到什麼時候?”

蕭景天穿著古裝,手持利劍,在院子裡修行,想要看看能不能恢複修為,嘗試了很多天,依舊不行。

平日裡能交流的也就是偶爾前來想要打探訊息、套出修仙之法的柏淩丘,還有一些送飯送菜的弟子。

柏淩丘坐在旁邊的茶幾上,說道:

“你彆白費力氣了,封禁修為可是我們天狗宗的獨門秘笈,你突破不了的,不過對於你的天賦,我很佩服,可以說是我見過為數不多為劍而生的劍修,不愧為葉凡的左膀右臂,來這裡坐下,喝點茶。”

蕭景天走過去,拿起茶杯,抿一口,說道:

“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

柏淩丘說道:“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

“好,那你可以告訴我,軟禁我的目的嗎?”

“新世界,我們天狗宗也想踏入新世界,但凶劍不多,你們宗主恰好有一把。”

蕭景天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所以你們抓了重傷的我,幫我療傷,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唉,你們太不瞭解我們宗主了,想要以此威脅他,你們太天真了,註定不會得逞的。”

“哦?你對你們宗主很瞭解,不如你說說看,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和北鬥宗共享進入新世界的資格。”

蕭景天思索了一會兒,道:“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就是你們去滅了落天宮,然後再去找我們宗主,表達結盟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