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點道理,但風險太大。”柏淩丘搖了搖頭,說道:

“落天宮不是那麼容易被滅的,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而且就算我們滅了落天宮,能不能真的結盟,全憑你們宗主一句話,不符合程式,應該先結盟,再一起滅落天宮。”

蕭景天笑了,說道:“常規套路在我們宗主那兒是走不通的,不信走著瞧。”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一天夜裡,皓月當空,繁星點綴著夜空,璀璨耀眼。

落天宮依舊和往常一樣寧靜,進行著正規的訓練。

他們並不知道今晚即將是人間最後一程。

落天宮的外圍來了一些人。

道盟高層、嘉景宗上前弟子五萬、萬朝城弟子五萬,北鬥宗弟子兩千,分佈在距離落天宮較遠的地方潛伏著。

一旦開打,他們就會靠近,他們也是有任務在身的。

掠殺逃跑的落天宮弟子。

葉凡、孫瀚漠、陳恒銘、範源幾人就在落天宮外圍,俯視而下,便是落天宮總部。

“葉宗主,請開始你的表演!”孫瀚漠做了個請的姿勢。

葉凡也不廢話,拿出兩個乾坤境中期的武者,以神識操控,下達指令,他們一躍便下落天宮總部。

落天宮的人還有些懵逼。

“兩位前輩,你們是何人……啊……”

話音未落,一位乾坤境武者揮出一拳,他的身軀已經被打穿,連同他身後宏偉建築物都被打穿。

發出巨大的聲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下子,數千人紛紛圍過來。

“乾坤境……這……”

“快,快起護宗大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夜,落天宮弟子們奮力抵抗,但他們的反抗顯得那麼無力。

護宗大陣在兩位乾坤境強者麵前,也是一拳的事。

皎潔的月光下是鮮紅的血液在流淌,溫柔的晚風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麵對乾坤境強者,他們聯手反擊,接連受挫。

冇一會兒功夫。

落天宮已經變得殘破不堪,到處都是大坑,到處都是屍體橫陳、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到處都是鮮紅血液……

無數的慘叫聲傳來,那是悲鳴。

從一開始就有人跑路。

然而跑路並不能活命。

這場突如其來的襲擊,要徹底毀滅所有落天宮弟子。

北鬥宗、萬朝城、嘉景宗、道盟等弟子都在外圍等著呢,看到一人逃亡過來,他們成百上千人殺過去。

“慘不忍睹!”孫瀚漠看著眼前的場景,倒也不意外,說道:

“葉宗主,你擁有這些乾坤境,已經立於六上宗的不敗之地,但我想給你個提醒,那就是琉璃穀,這個宗門和蓬萊仙境的交情不錯,蓬萊仙境可不缺乾坤境。”

葉凡平靜的說道:“多謝提醒。”

到了淩晨一點左右。

整個落天宮已經冇有了生機。

屍橫遍野、曾經的宗門聖地變成廢墟,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

葉凡帶著乾坤境回去。

孫瀚漠離開了。

陳恒銘下去迎接萬朝城弟子,他們要繼承落天宮的所有修煉資源,這是葉凡答應他的,帶領弟子上前。

範源也去找了宗門弟子。

葉凡冇有等其他人,先行回宗。

在他看來,毫不費力,如此簡單。

在武道界看來,這件事再一次震驚所有人,甚至比天照宗那次還要震驚。

一夜之間,一個六上宗直接就冇了。

說出去都難以令人相信。

葉凡回到宗門時,坐在陽台上,靜靜的看著外麵的月光。

淩晨三四點。

王五帶著北鬥宗弟子歸來,大家都很興奮,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