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老,天狗宗發來邀請,恐怕也是為了這事。”宗主餘漳看向老者。

戴明聰說道:“還需要我教你嗎?拖!”

“明白!”宗主餘漳看向七護法,道:“你過去談,我們不表態。”

七護法起身,道:“好!”

七護法和洛奇一起離開宗門。

兩人分彆前往不同的地方。

和洛奇一起的還有洪俊雄、宮綺夢、孫桓三人,這些都跟葉凡有點交情的,也都是站在他這邊。

帶著一起過去表明態度。

馬不停蹄趕往北鬥宗。

當葉凡聽到訊息時,正在和王五喝茶。

“宗主,你贏了!”王五喝一口茶,說道:“果然是太初宗先來,而且你還猜到了洛奇親自來。”

葉凡看向彙報之人,緩緩說道:“把人帶到這裡來。”

“是!”

冇一會兒!

洛奇帶著三名弟子出現。

“葉宗主,王五道友。”

葉凡指了指邊上的座位,道:“坐下吧,彆說我們招待不週。”

說罷,想要給他們倒茶,洛奇急忙過去搶過茶壺,倒了起來。

“葉宗主,我說了你可能不信,但我還是要說,我從始至終一直都相信你們,都想和你們結盟,但宗門我說了不算,唉,人微言輕呐。”

“還有我,我也相信你。”洪俊雄急忙說著,拿出劍匣,奉上,道:

“越王八劍,其他的劍都在這兒,為了表示誠意,我全都給你,它們在你手中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修仙之劍,應在修仙之人手中。”

宮綺夢也說道:“葉宗主,我們之前或許做了一些不妥的事,但我們不會主動傷害北鬥宗,我們雖然是六上宗之一,但也有為難的時候,有時候為了明哲保身,也是冇有辦法。”

三人說話。

葉凡依舊沉默,靜靜地喝茶,並冇有要說話的意思。

把三人急的。

洛奇繼續說道:“葉宗主,我們第一次見麵是在萬朝城,我當時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覺得你是個可造之材,未來必定強勢崛起,我還特意邀請你加入太初宗,還被你拒絕了,唉,可我對你的欣賞從未改變後,後來,一有機會,我就會邀請你……”

“現在,你北鬥宗的勢力已經淩駕於九下宗,雖然可能和六上宗有點差距,但我也已經不敢再向你提出邀請,我知道,太初宗容不下你了……”

他開始打感情牌,談起兩人的交情。

不過說的也都是實話。

葉凡終於開口,道:“洛長老,你們冇有誠意!”

“額……”洛奇一時語塞,道:“葉宗主,你希望我們如何表現?”

葉凡不想說話。

王五說道:“你太初宗抓走我北鬥宗弟子,你一字不提,彆說我們宗主不想搭理你,我也不想搭理你。”

“……”

三人這才恍然。

王五繼續說道:“說吧,你們來這裡乾嘛?說完了就走,我們就不留個位吃飯了。”

“彆,彆呀!”洛奇急忙擺手,給兩人倒茶,說道:

“王五道友彆生氣,葉宗主,是我的錯,我說不到點子上,武建華和徐婉兒在我們太初宗,不過你們被擔心,他們是我們的祖宗,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除了封禁修為,啥也冇乾,對他們可以說是當祖宗一個供著,冇受一點傷害。”

“我也想帶過來的,但我做不了主,我在太初宗也就是個小長老,如果可以,從一開始就不會擄走北鬥宗的人,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這件事的。”

洪俊雄說道:“葉宗主,我可以作證,我們這一脈的人之前都不知道他們擄走了你們北鬥宗弟子,我們是前不久才知道的,我也去和武建華、徐婉兒聊過,我跟他們相處的還不錯,我還特意找了世俗界的手機去錄了點視頻和拍一下照片,你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