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了很多修煉的經曆。

那段歲月,她是孤獨的,她最難熬。

葉凡聽著都覺得心疼,特彆是她說起自己被打得隻剩骸骨,如何浴血重生,一步一步抗爭。

那種艱辛。

很是心疼,抱住她。

雖然她說起來,津津樂道,似乎雲淡風輕,但當時肯定是難熬的。

“彆老是跟我說,你也給我說說你的事唄,還有你和李秋水之間的事,不許隱瞞!”

她放下高冷,撒嬌般的抱住葉凡,趴在葉凡身上。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那我就給你從遺址被魚薇歌救出來開始說吧……”

葉凡冇有隱瞞,說了他和李秋水的事,說了宗門經曆毀滅之後的事,說了他如何一步一步踏碎天照宗……

兩人低語訴說。

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下午。

時不時會聽到有人在外麵叫喚,那是楚明月的聲音。

兩人很有默契的冇有理會。

“老公,我恢複體力了,咱們再戰,決戰到天亮。”她說著,慢慢爬上葉凡的身上,像是八爪魚,手腳並用,纏住,道:

“你和李秋水滾了幾天就懷上了,我們也滾一天一夜了,再決戰一晚,我就不信了。”

很快,房間又上演兩人的肉搏戰。

庭院外的楚明月有些生氣,道:

“我姐真的回來了嗎?她真的跟葉凡在裡麵?”

蕭雅說道:“昨天進去,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說不定已經去其他地方了。”

楚明月有些不爽,道:“就算是造小孩,也該夠了,精力這麼旺盛的嗎?我要闖進去看看。”

“明月,彆,這可是宗主的住處。”蕭雅急忙攔住她。

“那是我姐夫!”

“明月,你彆……”

“讓開……呃……”

楚明月撥開蕭雅,就要衝上去。

一把劍從屋內飛出,插在她的麵前。

葉凡的斷水劍!

兩人都怔住了。

“哼,臭姐夫,有了姐姐就不理人,哼……”

“明月,咱們回去吧,明天再來!”

葉凡和楚明心在房間裡奮戰了兩夜一天,外麵的人可並不閒著。

在王五和池小天的組織下,已經開始對天狗宗進行偷襲。

而且葉凡給了王五一個乾坤境武者,雖然王五操控,發揮不出葉凡操控那般的實力,但也足夠鎮壓。

加上太初宗的人,殺進去。

他們的戰鬥是有戰略的,有計劃的,暫時性不是為了滅宗,而是吸引戰力,引誘敵人,方便後方救人。

每個人都很忙碌。

“太初宗,你們果然背叛了!”

天狗宗九長老易荷看著太初宗的弟子,怒火中燒,不斷燃起,揮動手中的長劍,廝殺過去。

“如何選擇,那是我們的事,何來背叛!”

太初宗弟子也不甘示弱,殺過去。

混戰慘烈,地上出現一條條裂縫、一個個大坑,流淌著鮮紅的血液。

天狗宗內部。

宗主被殺,龐雪萍代理宗主之位,坐在主座上,顯得有些手足無措,隻能無助的看向邊上的吳高陽,道:

“吳前輩,怎麼辦?現在天狗宗四麵受敵,雖然損失不大,但也是被不停的騷擾,已經一天一夜了,再這樣下去名聲就毀了。”

吳高陽直接就無語了。

我推你坐上宗主之位,本來就有很多人不服,你現在這模樣,更加令人不信服,很容易導致自己的倒戈。

一點都冇有宗主的樣子,冇有主見。

“明白敵人的核心訴求,不能被敵人引導你的目光。”吳高陽好意提醒,無奈的歎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