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高陽取出長劍,充滿警惕,抬頭看天,透視結界之外,看到一個恐怖的巨劍殺下來,看到持劍之人時,臉色驟變。

“葉凡……他怎麼找到的?”

柏淩丘也震驚不已。

這可是天狗宗最高機密了,關於這個結界的存在,知道的人不多,更是難以察覺。

冇想到居然被髮現了。

“宗主……”

葉辰有些激動,雖說被囚禁冇有受到虐待,但終究是限製了自由,被封禁修為,很是不爽。

終於等到宗主的救援。

嘭!

一聲巨響,

空間出現了裂縫,有水滴落下來,一條裂縫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大、越來越長、伴隨著劍氣縱橫進來……

那是結界的裂縫、那是河流之水。

帶著恐怖劍勢的巨劍出現了,一道劍芒橫切。

徹底破開結界。

一襲白衣勝雪的青年男子手持戰劍、俯視而下,宛若一代劍仙臨塵,他的身邊是一位絕世佳人、同樣手持利劍,劍氣激盪千裡。

大量的河流之水湧入結界內。

“宗主!”

“楚總……額……”

蕭景天和葉辰在同一時間,被柏淩丘和吳高陽扣住脖子,利刃放在脖子上。

“葉宗主,你還真是有能耐啊,居然能找到這裡來!”吳高陽絲毫不虛,畢竟他已經控製了葉凡的軟肋。

葉凡慢慢降落,看著久違的兩人,說道:

“吳高陽,當初你給我戴高帽,說要把北鬥宗推上六上宗之一,我差點就信了你的邪,你趁機抓我北鬥宗弟子,你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那又如何?”吳高陽還是那麼理直氣壯,道:“若是不能踏入新世界,不能成仙,我苦修這麼多年又有何用,一切都是為了成仙、成為人人敬仰的真正仙人。就算到了今天,你敢殺我嗎?我不信你比我的劍快!”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我要殺你,你根本出不了劍!”

一道身影已經憑空出現在四人身後。

那是女旱魃!噗噗……

一具高大的身影瞬間而至,悄無聲息,抓住兩人握劍的肩膀,五指如鋼刃,抓進血肉,拉拽而下。

整個肩膀都被拉扯下來,鮮血淋漓。

這還冇完,扔掉兩個肩膀,手掌朝著脖子去了,直接抓斷了脖子。

這一係列的動作,一氣嗬成!

乾淨利落,頃刻間完成。

兩人都還冇反應過來。

神魂驚恐的逃出,看到身後的一個五米高的巨人女性,給他們一種死亡的壓迫感。

“過來!”

葉凡伸手過去,抓住神魂,直接捏爆。

兩人直接命隕。

看著被濺了一臉血的葉辰和蕭景天,兩人都還在矇蔽狀態。

“發什麼愣啊!”葉凡敲了敲蕭景天的腦袋。

他這才反應過來,道:“宗主,這是……?”

“屍祖旱魃!”葉凡說完,將她收好。

這可是好東西。

隨即,葉凡拿出一道傳訊符,給王五傳遞訊息。

“五叔,我已救人成功,你們可以發起總攻了!”

“收到!”

葉凡看向兩人,說道:“我給你們疏通封禁!”

兩人修為被封,如同世俗之人。

而在葉凡幫兩人時,楚明心手中的利劍已經高高抬起,縱橫無敵的劍氣撕裂周圍的一切。

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直逼寰宇,恐怖的大勢瀰漫四周。

淩厲而恐怖的劍芒連蕭景天都感覺到壓力。

“屠龍劍術第一式:飛龍在天!”

劍芒彷彿化作一條巨龍,奔襲千裡,斬殺下去。

轟隆隆……

聲聲巨響,從這裡開始,一道大裂穀延伸萬裡、恐怖的劍芒撕裂而去,無形中斬破了多少隱藏著的陣法和封印、以及那些猝不及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