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五的大批惡犬基本都已經進化成為凶獸。

讓惡犬們提升修為的方式,王五選擇了殘忍、簡單、粗暴的方式,那就是啃食修為高的妖獸和人類屍體。

這些惡犬麵對六上宗的弟子自然是不敵,所以都隱藏在後麵,等到戰鬥結束,王五會召喚牠們出來。

瘋狂啃食,不少惡犬確實在快速提升修為。

兩姐妹抱了很久。

分開後,楚明心來到葉凡麵前,問道:

“老公,你怎麼回事?你就任由我妹妹被人欺負?”

葉凡把整個過程說了一遍。

楚明心無奈笑了,道:“明月,你……哎,在世俗界你就愛玩,來到武道界,你還是這樣,你就當長一次教訓吧。”

“姐……你不是我親姐姐,哼……”

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進去了。

“是,我不是你親姐姐,你是垃圾堆裡撿來的。”

“你回來都不先找我,出來也不給我說一聲,直接奔赴戰場,我進入你們房間不了,那味道……差點把我弄死……”

說著楚明心一陣臉紅,道:“你進去乾嘛!”

“我當然是進去找你了,你們都待了一天兩夜,還冇做夠啊。”

“你……你說什麼呢。走,帶你回去。”

“咦,姐,你怎麼變得比我還強了!”

就在這時!

一股威壓籠罩而來,直接將整個北鬥宗的地盤籠罩,一股壓力震懾而下。

天空中出現一道人影,俯視而下,充滿傲慢。

眾人抬頭,看向天空。

正在建造宗門的世俗之人哪裡承受得住這種壓迫,直接趴在地上,甚至有人吐血了。

葉凡急忙擋住威壓,護住世俗的普通工人。

“來者何人?”

“三仙門、蓬萊仙境、包景龍是也!”

蓬萊仙境直接來人!

很突然!

葉凡都冇有想到,抬頭看向天空之上的青年,並不驚慌,道:

“你來此為何?”

包景龍緩緩說道:“宋修是我師兄,他所在的宗門琉璃穀弟子被你宗門之人所殺,讓你們宗主出來。”

葉凡有些詫異。

三仙門的效率這麼高的嗎?

我這剛從天狗宗回來,還冇喝口茶,蓬萊仙境的人就到了。

敢情這是提前等了吧。

“我就是宗主!”

包景龍仔細打量一番,稍微下降一些,道:

“修仙者,還不弱,既然你是宗主,那我就不多說了,你的宗門冇有存在的必要了,你跟我走一趟。”

“你敢!”

葉凡瞬間爆發磅礴殺意,無形中迸發出來的毀滅氣息帶著地獄的死氣,開始瀰漫在四周,拿出劍匣。

輕輕一拍,劍匣打開,越王八劍懸立眼前,雙手一合。

八劍融合!

一瞬間,劍氣縱橫無敵、方圓十公裡內都是暴虐的劍氣在切割。

雙眸如刀,鋒利而尖銳。

腳下瞬間出現了陰陽圖,化作陰陽八卦陣。

雙手持劍!

嗡!

古老的劍意嗡鳴、周圍的大道在共鳴,空間都在顫動。

一頭長髮飄蕩,一襲白衣迎空,手持軒轅劍,他宛若從遠古穿越而來的劍仙。

“喲,軒轅劍,好東西!”包景龍並不慌,依舊充滿自信,雙眼盯著葉凡手中的軒轅劍,儘顯貪婪,道:

“死氣、地獄的毀滅氣息、古樸的氣息、看來你接觸到了那人為的六道輪迴,還學會了裡麵的古劍法,但你忘記了,站在你麵前的是來自三仙門的我!”

抬手!

頃刻間,彷彿周圍的空間被他瞬間拉拽般,就要拍下來。

“住手!”

一道雄渾之音及時傳來,伴隨著一道人影奔襲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