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擋在兩人之間!

來人是神龍組傅河。

傅河看向北鬥宗這邊,所有的弟子都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不過大部分都臉色有些慌張,畢竟麵對的是三仙門。

傳說中的三仙門,可望不可及。

甚至很多人都找尋不到三仙門的宗門所在。

他不僅看到了北鬥宗弟子,還看到了很多世俗建築工,若不是葉凡護著,這些世俗之人已經死了。

“一個小小的破凡境,你冇資格說話。”包景龍盯著傅河,絲毫不屑,順便拍死他也是可以的,隻是有點好奇,道:

“你一個破凡境,怎麼能在我麵前站著。”

傅河轉身,看向他,說道:

“我是一個小小的破凡境冇錯,至於我為什麼能站在你的麵前,你不用管,我隻想告訴你的是,我來自神龍組,而站在你麵前,你想要摧毀的不僅僅是北鬥宗的弟子,更有大幾千的世俗之人。”

“武道世界的修士之爭,我神龍組無權乾預,但事關世俗之人,我神龍組就不能不管了,你不能出手。”

包景龍這才稍微收斂一點,但依舊滿臉高傲,道:

“你是神龍組的人?如何證明?”

傅河拿出令牌,丟過去,說道:

“我證不證明並不重要,你身為三仙門之一,應該清楚武道世界的規則,應該清楚武道世界的邊界,更應該知道我神龍組的職責,若你隨手殺了這些人,蓬萊仙境會被你連累。”

傅河雖然修為不高,但他麵對三仙門弟子依舊是不卑不亢,正是因為他身後有神龍組,就算是三仙門也不敢輕易得罪神龍組。

包景龍有些窩火,把令牌還給他,說道:

“我可以不殺那些世俗人,小子,你先跟我走一趟。”

他想要帶葉凡走。

葉凡也想去,他想去看看李秋水,想去看看自己孩子。

“老公!”

楚明心拉住他的手,道:“我知道你想什麼,但現在不是時候,你不能去。”

就在這時!

一陣風從內部奔襲過來。

楚明月不知何時,離開了姐姐和姐夫身邊,衝向那邊的建築工人身邊,隨手抓了兩位工人,站在姐夫的身邊。

一臉得意的盯著眼前的三仙門弟子,道:

“怎麼?你要動手嗎?你敢動手嗎?”

她可是聽明白了。

隻要傷害到世俗之人,三仙門也會付出代價,所以她篤定此人不敢動手。

“明月,你這是做什麼。”葉凡看到小姨子的行為,有些哭笑不得,道:

“趕緊讓他們回去,這裡很危險。”

雖說這招確實不錯,但太危險了,他可不願讓世俗工人冒這個險。

“是他們自願來的。”楚明月很驕傲,道:“不信你問他們。”

當然是她利用金錢誘惑,說來這一趟,一人給三百萬,這兩人率先報名,其實還有更多人報名呢。

“葉宗主,是我們自願來的,我們願意擋在你前麵。”

“冇錯,葉宗主,楚小姐說了,隻要我們在,他就不會出手的,你也會保護我們的。”

兩位工人很憨厚,身上臟兮兮的,但他們的心靈是純潔的。

葉凡欲哭無淚,也猜測到肯定是小姨子用手段引誘。

傅河看向包景龍,說道:“請回吧!”

包景龍被氣到了,說道:“懦弱的修士,居然拿世俗之人當盾牌,根本不配修行,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下一次見麵,我會親手殺了你。”

目光看向傅河,道:“神龍組的,你們護不了他一世,總有落單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