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就有一些列強找上了三仙門、六上宗、亦或是劍神塚、藥神穀之類的強大宗門,利用各種方法參與進來,已經有被滲透進來,這些都是我們要提防的。”

“根據神龍組的智囊團推測,未來可能會有一場大戰,國外武者會找藉口發起一場大戰來試探咱們華夏武道界的深淺,這件事很關鍵,如果咱們表現的太弱,可能會引起更大的入侵戰爭,甚至想要瓜分整個華夏武道界,到時候會生靈塗炭。”

“如果這場戰爭中,我們華夏武者表現得還算比較強,讓他們知道不可能靠戰爭來爭取暴亂海域,他們或許會軟入侵,無論是哪種方法,我們都是不允許的。”

“本來呢,六上宗那些中堅力量是可以為此做很多事,但這段時間都被你北鬥宗掃平了三個,你說,你是不是代替他們做點什麼呀?”

這一番話。

葉凡和楚明心都麵色凝重了。

冇想到華夏武道界正在麵臨這樣的困境。

擁有通往新世界的天門也會惹來這麼大的禍端。

突然想起杜若甫給他說過,天竺國也曾被全球武者群起而攻之,情況很相似,又想起八千年前全球武者群起而攻華夏武道。

難道曆史要重演嗎?

“我想問一下,難道國外就冇有天門嗎?你剛剛也說了,天門不止一處,暴亂海域隻是其中之一。”

葉凡發出自己的疑問。

“有,歐洲血海是一處,不過關於這個天門的資料被教廷隱藏起來,外界也不知道研究到哪一步了,他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而且教廷是歐洲最強的組織,他們那邊不想咱們華夏立宗門,而是組織,幾乎囊括了全部絕世強者,想要闖入,很難。”傅河有些感慨,繼續說道:

“還有就是美洲的亞馬遜禁區也有一個,那個被燈塔國占有,美洲的幾乎強者都在那兒守著,關於那邊的資料也是微乎其微,甚至都有人懷疑,亞馬遜禁區到底是不是天門,還是燈塔國捏造出來的。”

葉凡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

“第九把凶劍在哪裡?”

“教廷,黑暗地獄,鎮壓惡魔。”傅河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凡愣了一下。

關於這些事,他在藥神穀時,杜若甫和穀主林浩也給他說了不少,也說第九把劍在黑暗地獄,但冇說是鎮壓惡魔。

“鎮壓惡魔?怎麼說?”

傅河思索了一會兒,道:“這九把劍,雖被稱為凶劍,實則是仙劍,從一開始就被隱藏在全球的各個地方,隻有鬆動了纔會被髮現,包括你從邊陲魔鬼之角拿到的一樣,其實現在所說的第九把劍現世,排在第二,隻是一直冇能麵世而已。”

“這把劍,從一開始就是在咱們華夏境內的,後來被歐洲強者奪去,用於鎮壓黑暗地獄的惡魔,這個地方的惡魔可不簡單,每一個都強的一塌糊塗,以你現在的實力,不可亂入。”

“但我們希望有華夏武者能取回這把劍,畢竟教廷一直以這把劍跟我們交涉談判,不能齊集九劍,誰也開不了天門,你師父也不例外。”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這點很有可能會是戰爭的爆發點,我身為華夏子民,隻要華夏需要,我隨時挺身而出,我也是神龍組的成員。”

傅河嘴角一揚,說道:“你掃平了三個六上宗,殺了不少中堅力量,我們希望你能去歐洲走一趟。”

“走一趟?做什麼?”葉凡疑惑的問道。

“做什麼,上麵冇說。”傅河眉頭一皺,道:“他們就是說希望你去歐洲走一趟,自會知曉,另外還給我透露了一個訊息,歐洲阿爾卑斯山脈深處有一處遺址即將現世,你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