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罷,拿出一張地圖,放在茶幾上,推到他的麵前。

“我要是不去呢?”

葉凡隨口一問。

傅河笑了笑,說道:“去不去隨你,不過如果你去的話,我們可以幫你一些,必須一些關於仙蹟、關於蓬萊仙境的資料,關於李秋水的訊息,等你有實力去蓬萊仙境救人時,恐怕李秋水的屍體早就腐爛了。”

葉凡一下子急了,道:“你在威脅我?”

“不,我冇有這意思。”傅河急忙擺手,說道:“隻是告訴你一個事實,李秋水又不在我們神龍組手上,談不上威脅。”

葉凡還想說什麼,被楚明心壓住了,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意示他彆說話,隨即說道:

“如果葉凡去了歐洲,你們能救出李秋水?”

傅河搖了搖頭,說道:“那可是三仙門,而且魚薇歌和蓬萊仙境的仇恨不是我們能化解的,李秋水是魚薇歌的親傳弟子,想要救她,難!”

想要救出李秋水,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他不願意。

神龍組雖然作為武道世界的執法者,但也不是什麼事都可以乾預的,特彆是武者間的事,他們更是無權乾預,冇有理由。

楚明心繼續問:“那你們能做到什麼程度?”

傅河說道:“保她不死,對了,還有她的孩子,好像叫葉子楠,葉宗主,恭喜你,當父親了;關於這個訊息,蓬萊仙境的人還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估計會對小孩不利。”

“你又威脅我?”葉凡的眼眸變得銳利起來。

傅河說道:“葉宗主,你這什麼眼神,我可是剛剛幫你們解了圍,你就這眼神看我,我說的是事實,當然,我也不會把孩子的父親是你這事告知蓬萊仙境。咱們也算是有些交情,你也是神龍組的成員,雖然是外編,但我們希望你去歐洲走一趟。”

“好,我答應了。”葉凡二話不說,直接答應,道:

“冇有特定任務,我就是去走一趟,逛一圈就回來,是這樣吧?”

傅河說道:“差不多吧,上麵是這麼說的,也冇說有什麼特定的任務,葉宗主,我這還有點東西給你。”

拿出五張照片,放在桌麵上。

葉凡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兩張是李秋水落魄的模樣,一身破爛的衣裳,挑著什麼東西,旁邊還有一個肥大的女人手拿皮鞭嗬斥,還有一張是手裡提這個桶,提供的手的袖子擼上去半截,看到了傷口的結疤,很長。

她過得一點都不好。

還有三張是一個粉嫩的小嬰兒,還彆說,和葉凡有幾分相似,特彆是眼睛和嘴巴。

“秋水……”

“葉子楠……”

葉凡咬牙切齒,一股殺意瀰漫出來,緊握拳頭。

傅河站起來,說道:“葉宗主,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劫數,禍兮福兮,這幾張照片就送你了,我神龍組答應你的,定能做到,保她們母女不死,直到你殺上蓬萊仙境。”

“我也該回去了,葉宗主,楚道友,蓬萊仙境隨時會殺過來,如果冇有世俗之人在場,我神龍組是不會出手阻止的,保重。”

說著,就走出去。

“我什麼時候去歐洲都可以嗎?”楚明心問了一句。

“上麵也冇規定時間,你們看著辦吧。”

傅河走了。

葉凡拿起照片,看了良久,一直不說話,咬牙切齒,緊握拳頭。

楚明心伸出雙手,抱著他,不說話。

任何的言語都無法安慰葉凡此刻的心情。

夜色降臨!

王五找過來了,蕭景天和葉辰也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