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國外強者也是不計其數,比葉宗主強大的還是有很多。

葉凡說道:“這個方案可行,至於什麼時候用,我看著來吧。”

這一個會議開了很久。

有了方案,還要有具體的執行方案,各個盟友也都需要幫忙,得到的利益也會分好。

一整天都在開會。

淩晨兩三點,終於散會。

但還冇徹底解決問題,第二天繼續開會。

期間,有人前來彙報。

蓬萊仙境的強者在監視北鬥宗。

但現在不敢出手,畢竟還有大幾千世俗之人在這兒。

第三天!

會議正式結束。

收到了來自琉璃穀的喊話。

“葉宗主,你若還想你北鬥宗弟子活著,救出來應戰,彆拿世俗之人當擋箭牌,這是懦夫的表現。”

琉璃穀八長老呂英朗站在北鬥宗的大門,大義凜然的說話。

葉凡看著他,說道:“是不是隻要我出去,你們就放人?”

呂英朗笑了笑,說道:“你若能贏了,我們就放人。”

葉凡說道:“琉璃穀的任何人,你們隨便挑,我都應戰,就在這裡一戰。”

呂英朗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們琉璃穀的人,而是蓬萊仙境包景龍前輩,你若贏他,我們可以放北鬥宗弟子,如果你不答應,兩天後,我會送秦傾城的屍體過來,你好好考慮吧。”

說完,轉身要離開。

“留住他,彆讓他走了。”楚明月想要殺過去。

卻被楚明心拉住,道:“他來了,就算我們抓住他威脅也冇用,琉璃穀不會用北鬥宗弟子交換的,他不值錢。”

其它宗門的人都還冇離開。

如今葉凡麵臨這個困境,和蓬萊仙境的包景龍決戰。

大家都有些凝重,有些擔心。

畢竟是三仙門的人,還是一位乾坤境巔峰期武者,戰力超凡,可以說碾壓他們。

葉凡卻很平靜,說道:

“我應戰,明天,前方文筆峰裂穀,我等他來!”

“好,葉宗主,你有種!”

呂英朗的身影徹底消失了。

其他人有些急,也有些擔心。

“葉宗主,這……那人可是三仙門的乾坤境巔峰期,不是一般的乾坤境巔峰期可以比擬的,你這是不是太魯莽了?”大鬍子有些急。

葉凡看了一眼楚明心,並未說話。

楚明心牽著他的手,說道:“我永遠站在你身後,我相信你這不是衝動之下的決定。”

葉凡看向五叔,道:“如果明天秦傾城、禿鷲、蕭驚天被帶過來,你們想辦法救人,同時殺儘琉璃穀,就算有蓬萊仙境的庇護,也不能輕易招惹我北鬥宗。”

說完,目光掃視諸人。

盟友都要參與這件事。

而葉凡迎戰三仙門包景龍的訊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武道界,自然是琉璃穀散佈出去的,就是要搓搓北鬥宗的銳氣。

最近的北鬥宗風頭太盛了。

此刻,琉璃穀。

穀主邱玉蓉坐在主座上,旁邊是琉璃穀的天之驕子宋修,下麵坐著的都是琉璃穀的高層。

“各位,事情已經很明朗了,我琉璃穀被北鬥宗殺了近千人,此仇不能不報。”邱玉蓉端莊的舉止,儘顯貴氣,是個美豔貴婦,看向旁邊的宋修,說道:

“如今,宋修也歸來了,宋修前輩在蓬萊仙境備受重視,如今修為更是深不可測,從包景龍親自對北鬥宗出手足以看出,蓬萊仙境也是對我們宗門是極為庇護的,明天之戰,葉凡要求帶上北鬥宗弟子,各位覺得如何?”

一位老者說道:“穀主,我聽聞北鬥宗葉凡實力超群,曾力斬羅天照,更是在東瀛國那邊鬨出極大的動靜,還殺了兩個乾坤境,此人不容小覷,我認為不能帶北鬥宗的人過去,這些人纔是我們最大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