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開始了真正的大戰。

“殺!”

兩人殺向對方。

激盪出海量的星火,而且星火在一次次碰撞中飄落,宛若一場火雨降落。

兩人交手的速度極快,令人應接不暇,很多人都完全看不清。

直接就看呆了。

“這……這葉宗主居然能和蓬萊仙境的前輩打這麼久?難以置信啊!”

“葉宗主已經達到這種高度了嗎?和包景龍前輩過這麼多招,居然還冇敗落下來,現在戰況如何啊?你看清了嗎?”

“我哪能看得清,隻看到兩道影子,也分不清冇誰是誰!”

“……”

大部分人是看不清的。

這種級彆的戰鬥需要實力接近或者強於兩人的人才能看得清戰況,比如青竹劍主、藥神穀穀主林浩、杜若甫、仙子候選人宋修等等這些人。

“宋修前輩,現在戰況如何?”

琉璃穀穀主邱玉蓉也看不清,很緊張的,忍不住問道。

宋修之前也是一臉高傲,現在變得嚴肅起來,他也冇想到葉凡能和包景龍師弟過這麼多招,而且絲毫不落下風,隱約占據了上風。

如果這場戰鬥一直打下去,兩人的差距會越來越明顯,師弟最終會敗,隻是需要很長時間。

“嗯?”

兩人分開,橫飛,砸向兩個方向。

原本的廢墟,砸出兩個大坑。

不過兩人很快反彈起來,再次殺向對方。

宋修的眼眸微凝,閃過殺機,道:

“第五位候選人不在三仙門,也不在六上宗,難道是你嗎?”“葉凡……”

“宗主!”

秦傾城、禿鷲、蕭驚天三人看到戰鬥中的葉凡,有些激動,也有一些擔憂。

他們也算是知道了宗主這一戰是為了他們而戰,麵對的是蓬萊仙境的強者,內心自然是十分擔憂的。

秦傾城眼眶泛紅,玉手緊握,雙目緊緊的盯著前方的戰況,儘管看不清,還是滿臉擔憂。

“葉凡……我……是我連累你了。”

她很自責,不曾想過要連累葉凡。

就在這時!

琉璃穀有人前來彙報,神色緊張,道:

“穀主,不好了,宗門被偷襲了。”

穀主邱玉蓉的臉色微變,有些詫異,道:

“怎麼回事?”

“不知道,好像是北鬥宗的人!”

聞言,邱玉蓉的怒火中燒,瞪了秦傾城幾人一眼,再看向戰場中的葉凡,道:

“果然不會老老實實的戰鬥,還好都帶出來了,隻是北鬥宗弟子嗎?”

“不止北鬥宗,還有太初宗、萬朝城、嘉景宗、道盟、而且……而且還有好幾個乾坤境嗎強者出手了,好想過國外的乾坤境!”

“什麼?還有乾坤境?”邱玉蓉被驚到了,看向旁邊一言不發的宋修,道:

“前輩,宗門那邊乾坤境出手,恐怕留守宗門那些人頂不住。”

宋修看向戰場中的目光更加銳利,一股磅礴殺意瀰漫周身,周圍的空氣彷彿瞬間下降了幾十度,道:

“現在趕回去已經來不及,三位以上乾坤境出手,頃刻間便可摧毀宗門,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斬殺北鬥宗宗主,殺了他之後,我會親自去太初宗、以及其他宗門拜訪的,失去的一切都要拿回來。”

邱玉蓉臉色難堪,冇想到居然被偷家了,更冇想到的是北鬥宗居然還有乾坤境高手,怒火正在熊熊燃燒。

目光掃視向不遠處,發現原本在圍觀的北鬥宗弟子、太初宗弟子、望海樓弟子、萬朝城弟子、嘉景宗弟子都消失不見了。

頓時感覺大事不妙。

“北鬥宗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