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一位中年女子黎金玲說道:

“偷襲咱們宗門的應該不是剛纔在這兒的人,根本趕不過去,穀主,我聽說北鬥宗有一位很厲害的軍師,可能他們想要的不僅僅是和包景龍前輩決勝負,還有其他計劃。”

一語驚醒夢中人!

邱玉蓉馬上看向身後的北鬥宗三位弟子,說道:

“不管他們有什麼計劃,最終的目標都是這三人,給我看緊了。”

環顧琉璃穀弟子,大聲說道:

“所有人注意了,北鬥宗及其盟友都隱藏了,隨時攻擊過來,他們這是要搶人,一旦發現,格殺勿論!”

話音剛落。

遠方的戰場,葉凡傳來一道聲音。

身後的暗處同樣傳來一道聲音。

兩道聲音重合在一起,說出的話也是一樣的,隻是可以分辨出不同的人說出來:

“誅仙劍式,第六式:一劍神魔泣!”

聲音伴隨著無儘的劍氣狂暴沖天,劍光直逼寰宇。

兩道劍光出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

一邊是葉凡,一邊是蕭景天。

從劍勢上看,可以看得出來,兩人的劍勢差距,蕭景天明顯弱很多,但也是十分驚人,周圍的大道不斷轟鳴。

“蕭景天!”

琉璃穀的弟子們發現了,麵色緊張。

“北鬥宗的人……”

蕭景天在前,上千位北鬥宗弟子以及大幾萬的盟友同時出現,殺過來。

“誅仙劍式、第一式:萬物皆兵!”

“誅仙劍式、第二式:一劍斷山河!”

“誅仙劍式、第三式:劍斬南天門!”

“青陽劍譜、第三式:一劍裂空!”

“青陽劍譜、第五式……”

“……”

北鬥宗的修仙者們紛紛亮出自己的最強殺招,一道道劍光、一道道劍芒、互相交織,形成山海之大勢。

不僅如此!

還有刀法、拳法、槍法、掌法……

“斬龍刀法……”

雷坤手持大龍刀,揮舞著霸氣的刀威,緊隨著蕭景天身後,他的身旁是楚明心揮舞著利劍,她的劍勢並不比蕭景天弱,而且還充斥著古老的氣息。

北鬥宗弟子衝在最前方,殺入數萬的琉璃穀人群中。

“這是打算直接明搶嗎?”

邱玉蓉看著這一幕,他們雖然帶了五萬弟子前來,但對方的人數稍微略多,但他們可是六上宗,北鬥宗的盟友還有很多是九下宗呢。

“我來!”

宋修很淡然,冷眼看了一眼殺過來的數萬人,完全不放在眼裡,慢慢升騰起來,說道:

“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暗藏陣容,看來北鬥宗背後有很不錯的戰略軍師,可惜你們麵對的是我!”

話畢,手裡不知何時拿出一把刀。

長刀一出,空間都在劇震,恐怖的刀威不斷鎮壓下來,無形中的壓力也碾壓而下,下方諸人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他冇有更多的言語,抬手,揮刀!

霸道的刀芒斬下,這一刀看似簡單,卻蘊含著恐怖的天地之力,力道恢宏,頗有摧毀腳下萬裡大地的趨勢。

“果然和五叔猜測的一樣!”蕭景天衝在最前麵,抬頭看了一眼前方上空的宋修,大聲喊道:

“列陣,抗住!”

話音一出,數萬人極有規律的開始移動,形成一個巨大的陰陽太極圖,他們的腳下出現了真正的陰陽太極圖,囊括所有的北鬥宗弟子及盟友們。

一個巨大的陣法憑空出現在眾人上方,還有一個個金燦燦的封印閃爍著光芒,封印紋絡在不停的發光,十分耀眼。

從遠處看,這一個巨大的移動陣法、十分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