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頭子似乎也聽到了她的聲音,抬頭,看過來,乾癟的臉頰上出現了笑容,說道:

“明珠,你回來了,快,過來爺爺這邊來。”

李明珠站在他的麵前,高興的說道:

“爺爺,我給奶奶帶來了一個很厲害的醫生哦,一定可以把奶奶治好的。”

李老爺子笑著說道:“那位是你帶來的?”

李明珠指著人群中,最後一排,不曾說一句話的葉凡,道:“就是他!”

李老爺子微微一愣,笑了起來,說道:

“你是來逗爺爺開心的吧?不會是你的男朋友吧?這麼年輕的醫生能有什麼本事啊。”

李明珠趕緊糾正,說道:

“爺爺。不是我男朋友,你瞎說什麼呢,他真的是醫生,我親眼見到他救人,你不知道,那叫一個神詭手段、隻要還有一口氣,他就能把人救活。”

旁邊一位年輕人終於聽不下去了,忍不住說道:

“吹牛吹太大,很容易吹爆的,明珠,你也不看看在場的醫生都是什麼年齡段,你帶來的又是什麼年齡段。”

“肅靜!”

李家一位中年男人開口,言語帶著威嚴。

下方眾人紛紛閉嘴,看向李老爺子。

中年男子再次說道:

“這裡不是菜市場,你們都是一方名醫,這般吵鬨,成何體統,現在開始發表你們的診斷以及救治之法。”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上前一步,頗有信心地說道:

“根據我的診斷,病人氣血衰敗,肝臟衰竭、心跳減緩,血脈多處出現了堵塞,我可用西醫之術將病人血脈疏通,可減輕痛苦,延長壽命。”

中年男人問道:“可否根治?”

這位醫生有點為難,說道:“這個嘛,暫時無法根治,但可以減輕病人的……”

“行了!”中年男人打斷他的話,說道:

“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你可以下去了。”

這人雖有不甘,但也不敢反駁,隻能無奈轉身走出去了。

這時,一位女中醫上前,說道:

“病人的氣血流暢不通,那是因為房間的問題,病房內風水不好,夏天卻顯陰冷,我認為應該轉到其他病房,我再施以銀針……”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中年男人直接打斷她的話。

女中醫一時語塞,自己的話還未說完,怎麼就錯了?

又一個醫生上前表達自己的診斷和治療方案。

周圍的醫生們都有些慌。

因為表達出來的病症跟他們有很多接近甚至一樣的,這些確實是病症所在。

很快,陸陸續續很多人都離開了。

人數很快到了十個。

整個現場很嚴肅。

有些還是李家的人帶過來的醫生,被否定方案,還想爭幾句,但李老爺子會開口說話。

“明輝,彆再說了,讓他下去吧。”李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孫子為自己的病人爭辯的樣子,緩緩開口。

李明輝無奈,說道:“爺爺,這是咱們海州市數一數二的中醫,人稱針王的廖弘博,他針對奶奶的情況苦研多年,怎麼會……”

李老爺子眉頭一皺,說道:

“怎麼?你在懷疑我嗎?”

李明輝急忙退後一步,說道:“不敢!”

擺手意示,讓那個廖弘博下去。

廖弘博心有不甘,他可是海州市名望極高的中醫,被世人尊稱為針王,一包銀針行走醫學界,一直都是備受尊重的。

李家卻不識貨。

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爺爺,讓葉凡說說吧。”李明珠心裡有點懸,有點緊張。

看著一個個人都被勸退,眼下已經不足十人。-